新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少年情色组曲 > 少年情色曲<3>
    踉蹌的步聲迴湯在窄小曲折的樓梯。

    和楊君凈住在同一層樓的沈磊真見到君凈來,迎上前劈里叭啦了一大串子「吼!你於回來囉!?你到底上哪兒啦?才回來!昨夜回來也不先打個電話通知我,打你手又不接,害我還以為你怎樣咧,到處打電話找你~~~~你是上哪啦?」

    「…事啦、、我不舒服,要睡一下,吵我。」君凈冷淡地完不再不理後沈磊真,啪一聲上房。

    「喂喂~~~我靠!你是啥度啊?同好心心你耶~~~X的!」

    沈磊真不地碎碎唸了一陣子,見君凈都反應,自討趣地回房了。

    一上房,外強中乾的君凈再支持不住,在地上劇烈地顫抖著。

    「──…嗚!怎會、、」

    我竟然……會和老師以外的人生了!??!

    好可怕!實在、怎可能!?我的身竟然會…Y蕩!剛始的是般不願,可是到了後來──

    憶起動情的自己主動地撅起屁股渴望被周傑光姦,即使被他蔑地『貨』依然地迎合著周傑光的侵犯,最後還口承自己是母狗、喜被姦……君凈既羞又痛苦地啜泣起來。

    「嗚嗚…我真!真是!嗚嗚嗚……老師、、英…我要怎?要怎才好?已經……嗚、、」

    再也回不去了!

    個身已經了……再也法回到只是單純地戀慕著老師的那垢的心情……

    是我不好!如果那有因為一的動……一定──一定是上天我的懲!

    教我趁著老師喝醉的候惑他……

    教我、愛上了他……

    全是我的!是我的……

    =================================================

    下,三年十二班的教室。

    面表情的賴光哲問沈磊真道「喂,君凈今天也來,是怎啦?生病?」

    沈磊真好氣道「呿!知道!前天到了中午才回來,個解釋都有,一回來就房里死不出來!媽的!虧我那晚還白痴般拼命打電話找他咧,什度他!」

    賴光哲奇道「不像君凈為人,是不是回來的那晚遇到了什?」

    沈磊真想了想,同意道「對,有可能喔,他回來以後就怪怪的,一直都出來,敲也不理,真的狠怪。」

    賴光哲沉默半晌,道「對了,找高英放後去看看吧,君凈一向崇拜他,不定會應喔?」

    「有道理,事不疑,上去拜託高老師吧!哀哀哀~~~我們真是君凈的好同哇!」

    ──嗯哼,不出是嗎?

    教室一角,因為有三白眼而看似兇惡的青年有些焦燥地將嘴邊的煙蒂甩垃圾桶內,陰沉的臉色讓坐他左右的生都戰戰兢兢,深怕一惹得他不高而成為受戶災|||||。

    同甲怯怯地咕噥道「周傑光是怎啦?居然著兩天乖乖來上,一堂都!」

    同乙眼管管流地道「我寧可他&gt;_&lt;……」

    =================================================

    由於沈磊真和賴光哲的拜託,高英放後便在兩人的帶下來到他們的住處。

    沈磊真手合十,小小聲地道「老師拜託了~~~」

    高英沉穩一笑,道「不用擔心,老師會處理,你們不是還有習嗎?再不去會來不及喔。」

    「是...啊......真想掉&gt;”&lt;…」沈磊真有氣力地和賴光哲去。

    比了個OK的手勢,敲朗聲道「楊同?我是高英老師,可以讓我來嗎?」

    有回音。

    高英又重覆了一次問,依有任何回答,高英試著動把,竟然。打,只見楊君凈和衣睡在床上。

    高英試探地喊道「楊同?」

    楊君凈全然有反應,竟然會睡得沉?不…他的樣子,像在燒?

    高英一M君凈的,果然一片炙手!衣服也汗濕大半,是感冒嗎?嗯…先個退燒藥好了。

    高英跑去藥房了退燒藥君凈服下,吃完藥後,高英反而不知該做些什了。畢竟是個大男人,照顧人的經驗比缺乏^_^b。

    對了,替他個衣服好了,樣也比乾爽嘛^_^。

    高英從衣櫃內扒出一件T恤和短褲,替君凈脫衣服,來了。

    君凈右手不知為何,死抓著制服的衣不放,想強拉君凈的手,君凈就揪著小臉、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讓高英非常奈,又有些……愛?

    !?愛?搞吧?君凈可是我的生耶||||||b!還是男的哇!

    想太多~~想太多~~~~~

    高英哄了大半天,君凈才放鬆了手,勉強讓高英解。剛解兩子高英就看傻眼了!竟然──

    君凈X前是大大小大的紫色吻痕,側的咬痕特明,幾乎可看出痕。

    是──楊君凈身上怎會有多吻痕!?道他被──

    高英心一熱,口乾舌燥起來,好想…看更多!

    !不對!我怎會想看男人平板的X部?我…我不是想看!只是幫他衣服啦||||b…

    制服衫的全部解後,君凈身上的吻痕一。紫色的吻痕映著雪細的肌,格外搶眼!

    是──君凈身上怎會有多吻痕!?是在他身上留下多的愛痕?道他被──?

    不出原因,高英莫名地火大起來!

    高英死盯著君凈X上的小果,不知為何,有股想啃囓的動!

    ──…完了!!!我已經成為變啦~~~~~~竟然想舔自己的生的R|||||||||!不行!冷、冷~~高英你要冷哇!再看了!我又不是為了看他的身才脫下他衣服的!…對了!我是要替他衣服的啊。

    高英深呼吸幾口氣,稍微冷下來後,拉君凈制服褲的拉鍊。

    高英拼命告自己脫下君凈褲是為了替他更衣物,可是當君凈渾修的大腿映入高英眼簾後,所有正嚴的正當理由全被高英拋到後,他就像初嚐禁果的青年般,猴急地扒下君凈的褲。

    ──好漂亮!

    男人漂亮有些怪怪的,但君凈的肌真的很漂亮,雪白的素肌微微透著胭脂的流麗,度人!好想///…再多看一些!

    高英的大手豫地停留在君凈內褲上,天人交戰一會兒,究敵不奔的情,反正──我是替他衣服嘛!而且…楊君凈不醒人事,只是看一下而已,應該不會被的啦……

    高英理直氣壯(||||||)地脫下君凈的內褲,昏沉沉的君凈似有所感地溢出小貓般的嗚咽,聽在高英耳中有著不出的惑。君凈的X器就和他細瘦的身子一般,散著青澀的氣息,陰毛不多,就大腿G部都是那甜膩人的雪白…

    「!?」

    高英震地殘留在君凈大腿G部的血,以及──然已經乾涸、但那的是──男人的JY……

    「君凈你到底…」

    想起眼前甜媚的身曾被另一個男人壓在身下恣意求,高英唇畔不禁扯出一抹的苦澀笑意。

    好…嫉妒!不知為何,高英強烈地羡慕以及嫉妒那個該死的男人!

    由於曾被chu暴的欺凌,菊蕾可兮兮地著……該死!成樣…那傢伙到底做了幾次!?一定是強暴吧?所以君凈才會陰陽怪氣的躲在房中,什人都不肯見,那人──到底是!?

    「……」

    那男人又為什會想侵犯同X呢?和同X做愛不知是什樣的感?道會比女人更好嗎??

    高英想起好友王浩雲的臉,如果是和阿雲做──…

    ~~~不行!光想就反胃=”=!

    可是為什眼前的孩子會如此吸引自己呢?明明只是個不起眼的少年,如此撩動著自己的情,好久有心耐、怦然心動的感了……海中突然浮自己情人黛那張美的臉蛋,但對黛他有心情……

    完咧咧咧咧!道我也始步上變的道路了&gt;x&lt;!?

    高英恨不得拿打牆!

    不!我不可能是同X戀的吧!?從小到大幾乎都男校,也有對那個男人心動啊~~~~就相清秀的死阿怡我也從有非份之想!!所以我是正常的男人!!!一定……

    高英堅定的信念在意瞥見君凈甘甜的瘦身有些動起來……

    ──做做看吧…

    彷彿受到惡魔的惑,樣的念在中澎湃。

    趁著楊君凈在意不清,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正常的男人……

    、不好吧?怎可以趁人之危?何那人還是我的生^_^||||b!

    白痴!又不會真做?再怎我都是正常男人啊,八成做到一半就會做不下去咧~~~

    天人交戰半晌後,情欲究戰勝理X。

    高英狠盯著君凈雪白的身,半晌,吞口唾,用得顫不已的大手撫著君凈稚嫩的身子…

    ──好、多細的感///!天般嫩滑的肌彷彿會吸人似的!

    剛始還有些畏怯,後來見君凈完全有反應後,高英的愛撫變得大膽。大手揉捏君凈X前的小蓓蕾,禁不住情的高英俯下臉啃咬著小巧的R,品嚐同X的R不但不得心,反而讓高英火中燒,大感刺激!

    「唔、嗯…」

    君凈蹙起柳眉,側身想避奇異的快感,高英的大手因勢利導地移到君凈的小腰上,用力地揉捏著,舌順著美背緩緩下移──再下移──

    君凈那因為快感而顫的稚嫩身、以及口中出的嬌喘,再再撩逗高英的心。

    好甜的聲音!想再讓他出更情色、更高亢的叫聲!

    高英揉搓、咬著君凈漂亮的臀部,果不其然,君凈出更甘甜妖媚的嬌喘,光聽就教他、硬挺、、、

    ──聽男同X戀都是用直做愛的///…

    高英急色地分君凈的臀部,露出柘榴色的花蕊。

    就是里吧?

    高英謹慎地撫著花瓣,意料之外的嬌嫩感讓高英大吃一!

    好柔嫩!怎會──…嬌嫩、柔細的感////…簡直像是女陰!不!比女陰更加人!

    ──那里面呢?不知是什感?一定更B吧///?

    因為激情而有些眩暈的高英再不顧什高英倫常,chu壯的手指慢慢侵入君凈內──

    「──啊!嗯、哈、、」君凈揪著可愛的小臉,扭動著身想避侵入內的異物,奈腰枝被高英壓制著。

    ──好B!想不到、只是C入一G手指而已,竟然會撩人!里面又、又熱,然///…但非常嬌柔地著他的手指,感///…實在是太教人血張了!!怎、想不到小子的身B!

    高英忽然想起前兩天做的夢,那是個非常情色的春夢,夢里他像野般瘋狂地侵犯著一個少女,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熱J釋放在少女內。對了!少女的嫩X也是般的耽美!軟的,又陣陣收、、、那滋味事後回想起來依教他魂不已!

    想做…

    好想C他里面……

    樣──真的好嗎?

    理X還在豫著,手指已經猴急地拉拉鍊,早就硬挺脹痛的立活蹦跳地嶄露角,白濁的Y自眼汨汨流出,貪婪地想攻城略地。

    高英握住自己張的陰,用大龜在嫩X的入口處細細研磨。

    ──好爽!

    「嗚…不、、」戰慄的君凈軟弱地扭動身,菊蕾因為恐懼而陣陣收,對高英來,是含羞地大肆挑逗。

    好想更加深入!

    當高英巨大的龜前端強硬侵入嫩X,恐懼的君凈再忍不住哭叫道「不要───!不要傑光!我不要!不要!嗚…饒了我吧!」

    「──!?」

    什!?他剛剛──叫『傑光』?道侵犯君凈的人是──周傑光!?那個教全校師生痛不已的不良少年!?

    度的愕澆熄了高英的腔火,想起差兒就侵犯了自己的生,高英不由得捏了把冷汗!幸好及打住,有成大……

    高英快速地替君凈上乾的衣褲後,逃般君凈的住處,直到著車狂了十幾分鐘,高英才鬆口大氣。

    他知道今天做的定是正的,只是──為什他會感到的憾呢?

    法言喻的、濃厚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