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少年情色组曲 > 少年情色曲<2>
    「嗚…」

    怎、痛!?

    全身的骨…像是散了似的!翻個身都使不上力…

    原本只是想翻身個姿勢再睡的君凈被強烈的痛感喚醒。

    怎搞的啊?為什會受??

    昨晚──

    在老師家書,到好晚老師都還回來,然後──啊///!!

    和高英激烈交的記憶驀地潮湧回海!

    一思及昨夜的自己是如何地扭腰臀,完全不顧廉,放浪地向老師求,君凈就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天吶!我真的、和老師做了&gt;///&lt;!!

    而且老師////…真的好勇猛呦///&gt;w

    睜眼,藉著窗外流洩而入的淡色燈光,高英英偉的臉映入臉簾。

    老師////…真的好帥氣耶!論是濃黑的劍眉、挺直的鼻樑、小麥色健康的肌、還是X感的薄唇,都帥氣得教人移不眼///…就他下巴的渣我都好喜////…

    君凈小小聲地告白道:「老師…世界上最喜的人就是老師你呀!」

    君凈如痴如醉地凝視著高英,腔的情意在X口翻,君凈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撫著高英有若刀削的面龐。

    「唔…」

    驀地高英翻了個身,嚇了一跳的君凈猛地回實!

    老師、不行!一老師醒來我們的事…一定會得心的!

    老師…畢竟是正常的男人嘛…以前交往的對象清一色都是大美人,對不可能接受我的…

    一想到高英見到自己露出心和厭惡的表情,君凈的心就陣陣抽痛著。

    ──我不要被老師討厭!

    如果待在老師身旁偷偷愛著他的權利都被剝了,我…我寧可去死!

    我、對了!我還是快走吧!

    在才凌晨四,去神不知鬼不,我們的事就不會被。且老師又喝醉了,明天一醒來,就算有記X,也會以為做了場春夢了…

    「老師…」

    君凈眷戀地望著高英好一會兒,好不容易狠下心起身去。

    床因為君凈的動作而出嘎吱聲,聲音不大,但在夜中得格外響亮,駭得君凈冷汗直流,幸好酒醉的高英睡得很死,完全有任何反應。

    君凈忍著下的刺痛,光著身子手走到玄,看到自己的制服凌地散佈在玄,彷彿正言地著曾洶湧的海情天,又讓君凈面耳赤了好一會兒!

    君凈以微顫的手慌地穿上衣物,拿起書包逃似地溜出高英家!

    來到電梯前君凈才稍微鬆了口氣!略定了定神,按下『向下』。

    呼──事的!接下來、快回到住處就好了,不會有人知道的…

    響亮的『叮』一聲打斷了君凈的思,電梯的打,心不在焉的君凈赫然電梯居然有個人在!

    夜竟然還有人醒著…啊!那人、是周傑光!!

    周傑光是明倫高校有名的不良少年,打架對他來G本是家常便飯,君凈然不上優等生,但對不良少年向來是敬鬼神而之。

    見到是周傑光,君凈電梯的動作不由得疑起來…

    周傑光見到君凈,狠戾的三白眼中S出一凌厲的光采,像了猛禽狩的熾人光!

    周傑光不耐道:「喂!你不來啊!?」

    周傑光chu魯的氣讓君凈更加畏怯,君凈不由自主地後退道:「不|||||…我、搭下一班好了…」

    周傑光嗤道:「怎?好生不屑和我搭同一個電梯啊?」

    「…啊!」君凈料到周傑光會走出電梯,駭得忙向後退。

    周傑光用充味的眼神上下打量君凈,最後停留在君凈肩處,J的三白眼中動著邪佞的光芒,周傑光以一異常柔的問:「我記得你是我們班上的吧?…對了,好像叫楊君凈是嗎?」

    嗚哇~~~!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gt;x&lt;!

    「好孩子怎晚還回家啊?嗯?」周傑光扯扯君凈口,出讚的聲。

    君凈低一瞧,赫然原來自己方才穿衣服,因為慌而扣了扣,因為第一個扣扣在第二個扣口,導致口處裸露出小半片殘留紫色吻痕的雪肌…

    ──被看到了////!!

    君凈那羞得冬冬的!!

    君凈忙扯住口向後退,周傑光毫不放鬆地侵上前,最後君凈於被在牆角和周傑光高大的身形。

    「你、想幹||||||?」君凈想故作鎮定,自己抖得好厲害!

    周傑光好整以暇地道:「只是想知道好孩子為什會慌呢?嗯?」

    周傑光的大手探向君凈口,君凈死命抗拒著,但顫抖的手壓G敵不周傑光的攻勢。

    「不要…、放我!!」君凈怕動住戶,只能小小聲地央求道。

    周傑光而易便反制住君凈,另一大手巧地解君凈的制服扣,暴露出雪肌上大量的紫色愛痕!

    周傑光眉一挑,獰笑道:「,想不到我們的好孩子大膽啊?」

    君凈又是羞又是恐懼:「不是、不是的…拜託、放我!」

    周傑光俯下臉,在君凈耳畔柔聲喃道:「告我是留下的?嗯?你在做援交嗎?」

    君凈惱怒道:「怎可能!我才有──」

    周傑光濃眉一瞬,奸笑道:「啊──我想起來了,高英老師的家好像也在一棟吧?……猜對了?」

    君凈死白的臉色讓周傑光露出得意的獰笑。

    君凈慌地央求道:「不是、我…和老師有!是我…我趁老師喝醉惑他的!拜託、拜託不要出去!!不要告老師!」

    周傑光J的三白眼內動著亢的光采:「真是變啊──你們做了?爽嗎?」

    「和你、有/////…」君凈羞澀地通通的小臉。

    周傑光咬著君凈不放:「那傢伙的床上功夫好嗎?他的巴大不大?有C你屁眼嗎?」

    露骨的詢問讓君凈羞得冷汗直流,眼不答。

    「你不想我出去吧?」

    君凈忙如蒜:「拜託!不要告任何人!只要告人,我什都願意做!所以…」

    「什──都願意做,是嗎?」周傑光露出邪佞的笑容。

    「嗯嗯!」

    「好吧,我答應你。」

    「&gt;w&lt;!!」

    君凈如釋重負,聽到周傑光一字一字,在自己耳畔聲道:「那就把衣服脫掉,讓我看看那傢伙在你身上留下的痕。」

    要我在公眾場合寬衣解帶…

    不可能吧!!就算是玩笑也太份了…

    君凈大受震地望著周傑光邪氣的三白眼,好不容易才地吐出一句話:「你…玩笑吧||||||||?」

    周傑光冷笑道:「我像在玩笑嗎?」

    「…我、不到&gt;x

    「──啊,是嗎?」

    周傑光挑挑眉,散著危氣息的雄X倏地去。

    我、安全了!?

    料周傑光走到高英家前,伸手撳向電鈴──

    君凈大!!!

    忙嚷嚷道:「不要!不可以…不可以!我、知道了|||||||||…」

    周傑光回臉,邪笑道:「改變主意了?才乖嘛~」

    「就在、?」君凈真想來個昏倒算了!

    「喂!我可是啥耐X的!」

    眼看著周傑光的手又伸向電鈴,君凈忙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gt;x&lt;|||||!」

    君凈全身上下劇烈地顫抖著,手移到扣上,怎都解不,好不容易才笨拙地解一…

    著一解的扣,雪白細的嬌數展露在周傑光面前,紫色的吻痕宛如放在雪地的玫瑰般,麗得心動魄!

    想不到個不起眼的小子倒有身漂亮的肌!

    周傑光看得口乾舌燥,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血張!亢不已!!就和女人做愛都比不上眼前的情景來得刺激!

    「接下來是褲子,脫啊!」

    周傑光再耐不住X子,大手探向君凈的褲,猴急地扒褲拉鍊。

    「啊!等等、」君凈又羞又急,偏偏又法拒周傑光…

    下肢接到冰涼的空氣,君凈一酥軟,再也立不住身,倚著牆軟在冰冷的大理石地上。

    周傑光不理會君凈,順手想扯下君凈內褲,君凈大!!

    「不要!!!」

    「好,那就自己脫下。」

    君凈羞得快哭了:「我&gt;///&lt;…」

    周傑光冷酷地道:「快啊!你不是什都願意做的嗎?」

    為什、我會倒霉&gt;x&lt;!?

    君凈咬著下唇,在周傑光炯炯的眼神凝視下,顫抖地褪下內褲。

    周傑光三白眼內異芒大作,倏地侵上前,chu暴地分君凈的大腿,一夜激情讓花蕾充血,不顫著,看得周傑光不自主地就嚥了好幾口唾沫!

    好想、再看清楚一!!

    周傑光高高抬起君凈腰枝,硬是掰君凈修的腿。

    「──啊!不、不要!」不敢抗拒周傑光的君凈忍不住流下羞的熱。

    燈光下,君凈因為而充血的菊蕾清楚地呈在周傑光眼前,麗的色花瓣依稀殘留著JY,含珠帶露嬌顫著的模樣非常人!周傑光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因為禁忌的惑而熱血澎湃!不能自已!

    「幹!成樣!那傢伙真的C去啦?」周傑光讚地撫弄著花瓣,意想不到的嬌嫩感激起他心內莫名的血X!

    「嗚&gt;///&lt;…」

    「哼哼,大腿內側都有他的咬痕呢!你們玩得挺激烈的嘛!想不到高英那傢伙好色啊~」

    君凈憤怒道:「不、淮你老師的壞話!」

    「你好像忘了自己的處境啊?」

    「──啊、痛!不、不要~~」

    周傑光的手指chu暴地探入花蕾內攪弄,弄得君凈,本能地大腿抗拒異物的侵犯,但對周傑光來是另一番感受。

    君凈的花襞像是緞般般柔滑,以一讓人心耐的窒熾熱撩著周傑光的手指,如果此刻被包住的是自己的屌……

    光是想像就讓周傑光火焚身!!

    「他是怎幹你的?…喂!話啊!快!」

    見君凈倔將地咬著下唇不答,周傑光不悅地伸入五指在君凈內作浪。

    「──啊!不要!痛、嗚~~~不要啊!饒了我、、」

    「啊!告我他是怎幹你的。」

    君凈羞地啜泣道:「把我的////…架在肩上//////、還有從後…」

    「哼哼!玩得挺爽的嘛!他的屌大嗎?」

    「不甘你的事…啊───不要!不要啊!!」

    因為疼痛而強烈收的花襞帶周傑光一前所未有的動和!周傑光的RB因為亢而硬挺、疼痛。那,他忘了君凈和自己一樣都是男X,子都翻著想侵犯君凈的念。

    周傑光的手指倏地退出君凈內,暫鬆了口氣的君凈聽到拉鍊聲響起,抬起眼,正好看到周傑光自內褲中掏出他的X器…

    道──

    君凈恐懼地瑟起身子,被周傑光chu暴地扯去:「吸吧!」

    「──!?」君凈因為愕地目瞪口呆。

    「幹!叫你幫我吹喇叭你聽不懂嗎!」

    君凈渾身顫抖地求饒:「我、不會、、我有做…」

    周傑光嗤之以鼻:「既然如此就讓老子來好好教你一番!把嘴張!」

    周傑光的大手chu暴地制住君凈的後按向自己的屌,近距看周傑光那已經亢充血的紫色RB大得人!汗味混合尿味充斥著君凈的鼻腔,一想到要含下周傑光的X器就讓君凈反胃,死都不肯張嘴!!

    見他不從,周傑光冷哼一聲,出其不意捏住君凈的鼻子,法吸呼的君凈下意地張嘴,周傑光的X器立有可趁地侵入君凈柔軟溫熱的口中。

    「──嗚!」

    君凈想回,但後被周傑光大力掐按著,G本動彈不得。

    「老子好好吸!要是你敢咬下去就死定了!快舔!不然的話──哼哼!你不想被高英知道吧?」

    君凈強忍著反胃感,伸出丁香小舌怯怯地舔著周傑光的RB,龜強烈的腥味自喉腔入鼻內,讓君凈差兒又想吐!

    周傑光咒道:「媽的!快!」

    「我…嗚~~我做不到啦~~~~」君凈再忍不住哭了出來。

    「哼!用的傢伙!只會著屁股被人幹嗎!」

    周傑光悶哼了一聲,硬制住君凈的後,讓自己的屌強行入君凈濕滑的小嘴chu暴地頂。

    「──嗚!咿…」

    好可怕!好可怕啊!

    君凈因為呼吸困而痛苦得流下來,加上張著嘴,讓君凈的口腔撐痛得幾乎麻了!君凈的唾Y順著周傑光雄偉的陰源源不地流下,周傑光扯住君凈的髮,Y笑道:「搞得濕,看來你也很爽嘛!既然如此,老子讓你更爽吧!」

    周傑光的X器逐膨脹,多久就大得人,君凈的小嘴G本就法完全含下他的巨大。周傑光的動作毫有慢,每一次撞擊,大的陽具都深深挺入君凈的喉!

    「幹!真爽!」周傑光加快擊的速度。

    「嗚…」

    強烈的擊讓君凈受得流下來,君凈的水讓周傑光更加激昂,充了征服的快感,他渴望更深、更狂野的合,光是口交已經法足他了!

    周傑光將chu大的RB自君凈口內抽出,上佈著君凈的唾Y,油亮亮得更大!周傑光翻君凈的身,燈光下,雪嫩的櫻丘是那樣人,美得讓他口乾舌燥!從想同X的屁股也能樣迷人!周傑光強分櫻臀,嬌嫩的花蕾怯地放在他眼前,君凈意到周傑光的意,慌地掙扎起來「不要!不…可以!我不要!」

    「怎?害羞啦?高英幹你你可不是樣的吧?」

    君凈愈堪愈讓周傑光得!他撕吼一聲,巨大的兇器不顧君凈的掙扎全力猛撞去。

    「啊──…」

    君凈死命地咬著牙才不至於洩出呻吟!

    被強姦的感刻骨銘心!

    君凈死命著抗拒周傑光的大RB,得其反地讓周傑光爽不可言!

    「幹!太爽了!你真是他媽的爽!怎會有爽的小X!?」

    周傑光從來有想幹男人的屁眼比女人更爽!君凈的花襞軟的,偏偏又非常地窒!著他的屌,還一一的,真的太爽了!!

    「不要、嗚─……」

    不要啊───!!

    我不要和老師以外的人做……

    冷不防口內被塞入了衣物,接著失去理智的周傑光就像瘋狂的野般,猛幹君凈的嫩X!

    「嗚、嗚…咿…」

    有被完全滋潤就強行C入,再加上前一夜的激情,君凈的嫩蕊再不堪摧殘地流出血來,的血著君凈雪白的大腿,有妖的美!

    君凈感下彷彿被撕裂成碎片,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君凈眼前黑!

    周傑光爽不可言,每當他抽出在君凈內肆虐的巨,看到chu大的RB上沾著的血,就更加亢!chu壯硬頂到!

    一直狂頂的周傑光忽地停下動作,接著,塞在口內的衣物被取了出來,突然的變讓君凈以為自己在作夢呢!

    「你…?」

    為什突然…

    「啊──!」周傑光抽出後,改從正面頂入,君凈忍不住叫出聲。

    周傑光嘶啞地命令道:「住我的腰。」

    為什突然…

    君凈不敢不從,腿著周傑光的腰,感周傑光的大屌重新在自己內膨脹,君凈始嬌喘。

    「果然,你的叫聲一定很甜吧?我想聽聽你的Y叫聲。」

    周傑光七手八地撿起君凈散落在地上的衣褲和書包,走向電梯。

    「你、你要上哪兒?」君凈畏怯地問道。

    一想到自己一不掛地攀在男人身上,他chu大的RB還在自己內,就讓君凈羞了!

    「回我住處。」

    「我們樣,一被人看到&gt;////&lt;…」

    「看到就看到,又怎樣了?」

    嗚~~~你個不要臉的!我跟你可不一樣啊!!

    『叮』一聲電梯到了,周傑光抱著君凈步入電梯,見君凈埋首自己X前,周傑光不禁好笑道:   「有人啦!」

    君凈怯怯地抬起,正好瞥見身旁的子。中的自己一不掛,雪白的肌因為X交而透出妖的櫻色,修渾的腿Y蕩地著周傑光的虎腰,周傑光雄偉壯的RB數在雪嫩珠的臀中…

    刺激的景像讓君凈羞地垂下眼!君凈的花襞因為羞而陣陣收著,對周傑光的理智簡直是強大的考驗!

    「不要樣!你想我在電梯幹你嗎?」

    「對、不起///…」

    君凈的小臉更加嫣,他拼命想克制自己的身,反而收得更厲害!對周傑光來簡直是甜美的折磨!

    「你傢伙!看我待會兒怎幹你!」

    周傑光惡狠狠地在君凈耳旁撂下狠話,而後chu魯地咬囓著君凈雪細的肩。

    「──啊!會痛…不要呀──」

    君凈甜媚的嬌喘、以及因為疼痛而陣陣的花襞,再再讓周傑光火高!

    「然口口聲聲不要,得我那,看來你也很爽嘛!」

    「才、有…」君凈的眼恨恨地回瞪周傑光。

    「看你逞強到幾!」

    「啊───!」

    周傑光俯下臉毫不香惜玉地痛咬君凈的項,腥甜的血味迷漫口腔。

    電梯於到站!

    周傑光就像瘋了般也似地自己屋內,忍可忍的他就在玄猛幹起君凈嬌嫩的小X!

    「啊啊啊啊────」

    周傑光每一次的撞擊都加上自身的重量,壓倒X的擊帶君凈的只有疼痛!

    「不要、不要!好痛啊~~~」

    君凈掙扎著想逃周傑光的強姦,被chu魯地拉回,周傑光大手制住君凈的腰,情高亢地陷陣,嘶孔道「痛?是爽才對吧?你!幹得你比爽啊?」

    「嗚~~好痛…不要那chu暴啊、、求你、、」

    「啊!幹得你爽?的巴最大?」

    「…」

    見君凈嘴硬不答,周傑光的動作更加狂暴!對君凈的嫩X死命地狂C猛幹。

    「啊啊啊────不要!嗚…好痛呀…我會死掉啦…」

    然拼命地抗拒快感,但著抽C次數的增加,內翻攪的劇痛逐為強烈的快感。

    「嗯…哈啊、、」

    感受到君凈變的周傑光邪笑問道「始爽了嗎?」

    「──啊啊…好爽、好爽呀──」君凈不自就扭動著下配合周傑光,以便讓每一次的抽C更加地深入。

    「怎能叫得浪啊!幹!好…爽翻了!」

    君凈從想,即使是被人強姦也能有感!

    實在是──妙了!

    每當周傑光的大RBC入,就得比的充實!大RB內壁摩擦更是爽不可言!那深深入骨髓的甘甜快美,讓君凈全然忘了羞和反抗,不由得出浪蕩的Y叫聲「啊啊──好B啊、哈…好爽!」

    君凈嬌弱柔甜的Y叫聲惹得周傑光更加狂暴「被幹屁眼舒服吧?」

    「舒服…哈、嗯啊啊、好爽呀…」

    「那的巴最大啊?」

    「哈、傑光、你的…啊啊──傑光的好大啊…」

    「幹!你小貨!看大巴哥哥C死你!」

    「啊啊啊─────」

    周傑光的陽具在君凈的嫩X愈C愈急、愈C愈猛,每一次雷霆的撞擊都像要深深撞入君凈的魂中似的!

    「哈啊…好舒服、好飽啊…」

    驀地下腹湧上陣陣熱流,周傑光沈重的虎壓在君凈身上,熱J數S在君凈內。

    「幹!爽斃了…」

    周傑光喘息一陣子,抱起渾身酥軟的君凈走室。

    當君凈被他翻身,明白他是準備從背後幹自己,被情主宰的君凈全然忘了羞心,自動地趴在床上,厥起雪白的臀部,像情的母狗般渴望著周傑光的君。

    周傑光壞笑地拍打著君凈嬌嫩的臀,問道「小貨,就喜被姦啊?」

    「…///」

    周傑光chu魯地扯著君凈的髮斥道「你不我就不去喔!啊!你喜被我姦!你喜被大巴姦!」

    「…&gt;///&lt;」

    君凈為情地咬著下唇不,周傑光冷笑道「貨還你爸什貞潔烈女!」

    周傑光的手指若有似地在菊蕾入口處撫弄,烈焰焚身的君凈忍不住扭動腰枝,嬌嬌地喘息起來「傑光、快…哈啊、、」

    「媽的~~竟敢叫得色!」君凈甜媚的嬌喘讓周傑光再次硬挺起來,恨不得上登堂入室!

    周傑光咬牙G強忍住高的情,大的龜有一下一下地頂弄著嫩X的入口,君凈於棄械投降,浪叫道「哈…快、快來…傑光、我喜被傑光姦!喜被傑光的大巴姦!…呀呀─────」

    心意足的周傑光一B直到底!

    周傑光的大屌感就像燒的B般既堅熱且熾熱,一下子就幹了來!

    「啊──好爽!傑光的大巴整GC來了呀…快、、」

    周傑光的大RB猛烈地撞擊著君凈嬌嫩的小X,彷彿要狠狠穿透到君凈的直一樣。春情湧動的君凈痛快淋漓地嬌喘著,扭腰臀迎合周傑光的狂暴雨。

    「哈…用力一…再用力一、啊啊──太爽了!傑光的大巴…好壯…好chu、哈啊、、」

    「爽吧?你小貨!是大巴哥哥啊?」

    「哈啊…傑、光…傑光才是大巴哥哥、啊啊…好爽、哈!」

    「叫得浪,你是不是母狗啊?」

    「嗯、啊哈…對、我是母狗、我喜被傑光的大巴姦啊啊───再幹我!幹死我吧───啊啊…再姦我!姦死我、姦爆我吧!」

    君凈的狂野帶得影響了周傑光,周傑光量抬高君凈嬌嫩嫩的臀,每一次的幹姦都力道十足!瘋狂的抽C!大的龜雨般打擊在君凈柔軟的花襞,讓君凈爽得魂魄散!花襞柔媚地著周傑光的大屌,魂骨地吸著周傑光的大龜。

    周傑光近20公分的大RB像是狂了的野般,在君凈的嫩X作浪,宛若怒海洶濤似地猛烈擊。

    君凈被幹姦得心動魄、欲仙欲死!陷溺在情的身子早不知道S了幾次。

    「啊啊──…不行、慢一呀、我真的不行了啦、傑光~~~~哈啊…好受啊啊、、、啊…我會死掉、、、我會被大巴C壞啦…」

    君凈的求饒讓周傑光的唇畔出一抹邪惡至的Y笑。

    原本就大的陽具暴得人,填塞住花徑的每一寸隙,周傑光的侵犯登變得比兇猛!捧著君凈可愛嬌嫩的小屁股全力猛幹!!

    君凈得周傑光的大RB每一次的狂猛撞擊都像刺穿了自己的直,再從嘴冒出來似的…

    「嗚、咿…哈、、」

    樣的濤駭浪不知了多久,周傑光下身一顫,火熱的JY蜂湧而出,數注入君凈的嫩X。

    「啊啊……」

    君凈只得周傑光的熱J不斷地注入內,肛雄偉的大龜陣陣抖動著,狂野地頂撞著柔嫩的花心,熱J一浪接著一浪地激S而出!窄的嫩X很快就被注了,周傑光抽出依然雄偉的大RB,狂暴地C入君凈的小嘴中,再半分力氣抵抗的君凈下意將不斷激S而出的YJ全部吞下以後,就此失去了意……

    血X方剛的周傑光有如此容易被足,他不死心地持蹂著君凈令他瘋狂的嫩X!

    一次又一次,直到第四次將熱J噴在君凈的小臉上,他才心意足地摟著君凈沉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