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钱老魔 > 八十章 我能保你不死

八十章 我能保你不死

    “呵…呵呵…呵呵呵呵…”

    李文古怪笑了起来,边笑边摇晃着脑袋:“二管事,你没开玩笑吧。”称呼也从刚刚的老弟变成了二管事。

    “老哥,你觉得我会拿五百万来开玩笑吗?”陈枫不紧不慢的说道,他似把握到的一丝契机。

    五百万并不是无缘无故提出,当日他排在第三,已然说明他的身份要超过李文。

    介于身份对方便不会开罪自己,其次陈枫便要检测一下此人是不是和自己生意合作的神秘人。

    如果不是,那么他必须将李文当成自己掌控坊市的绊脚石。

    “可我觉得在开玩笑。”李文神色肃然一冷:“陈枫,别以为你现在掌控坊市就可以随便敲竹杠,你可知道孔森为什么没杀我吗?”

    陈枫摇了摇头:“不知道。”

    “就因为我姓李,他就没那个胆,我的老祖可是灵剑山的金丹修士,他敢吗?”李文低声咆哮道,如同一头受伤的狮子。

    陈枫心头一跳,怪不得,有金丹修士坐镇还真没人敢动,不过他并不为意,若那位金丹修士完好无损,恐怕孔森即便有再大的胆子也未必敢动李文一根手指头。

    金丹修士并不代表着长生,越到高层陨落的风险越高。

    “李叔,你不会把我今天的无礼告诉你那位老祖吧。”陈枫笑着,却让人觉得更加阴冷,“一千万灵籽,你们倒真敢下手啊。”

    “什么一千万?你胡说什么?”李文顿时慌了。

    “还用我多说吗,慕容昆那一千万灵籽哪去了,如今慕容家已翻了个底朝天,半个子都没找到,总不会凭空蒸发了吧。”

    “陈枫,你不要血口喷人,那一千万灵籽我根本不知道。”李文拍着桌子疯叫道。

    “真的?可我觉得就是你贪没了。”陈枫完全不让势,“李文,我只想要一半,五百万。”

    “滚!马上滚出去,你跟孔森说去吧,看我怕不怕!”李文一掀桌子,将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打翻在地,骂道:“你们这群豺狼,谁都想咬我一口,我的老祖只是闭死关,等他出关的时候要将你们一个个杀个干净。”

    陈枫没想到一个人发火能是这般模样,他没感觉到可怕,倒感觉到一丝可悲的味道。

    李文七十有余,可像个八九岁孩子撒泼,一桌的佳肴从身侧飞过,陈枫身形却未移动半点,直到对方骂完,才笑了一声,“豺狼?不错,我是豺狼,李叔,我小时候就听人说过,没实力的时候总觉得周围都是狼,随时都会咬我这条绵羊一口,你觉得我现在怎么想的吗?”

    “怎么想的?”

    “呵呵,我觉得我是头狼,周围都是软绵绵的羊,我想吃谁就吃谁。”陈枫恶狠狠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陈枫举了举拳头,“这个,有了资本你就能吃人,我能有今天可不是别人赏赐的,你是孔家后裔,有个好祖宗,孔森不敢动你,我可不怕,要我走是吧,从这个大门走出去,坊市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侵吞了一千万灵籽,看看那些愤怒的生灵是怎么想的。”

    “你….你….你个无赖!”李文气的完全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要我滚吗?”陈枫笑呵呵的问道。

    李文没答话,一个人干愣愣的坐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想怎么样?”

    “五百万,一个子都不能少。”陈枫轻声说道:“我是生意人,不会让你吃亏的。”

    “生意?”李文冷冷问了一句:“我能赚钱?”

    “能,你这条命,我能保证你不会死掉。”陈枫自信说道。

    “命?你?凭什么?”

    “凭我能让孔森活着。”

    一句话便让李文安静下来,他见识过陈枫的手段,更重要对方是个精神筑基的修士。

    “我没那么多钱,而且我也没贪墨一千万灵籽,慕容昆背后还有人,应该在他手上。”李文沉沉的说道:“我是个闲人,不想管孔家和慕容家的事,那笔钱是个祸害,一直是孔休和慕容昆在操作。”

    陈枫知道,慕容昆背后是关程,运作云阳坊市变动的事那些从五大宗门下来的弟子,很显然一千万灵籽已落在柳阴坊手头上,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回不来了。

    想到那些灵籽陈枫不由心疼,这可是坊市中的生灵辛辛苦苦赚来的,即便不归还原主,起码要放到坊市的修建上来。

    在陈枫看来,云阳坊市根本达不到一个合格坊市的标准,除了三条主街有点模样,其他的简直就是村落,仅仅排水的臭水沟,就足以让人倒胃。

    他的坊市不能是这样。

    陈枫收回思绪,瞧着李文,对方看似老实,可这份憨厚之下是份野心。

    此刻陈枫已经有八成的把握肯定李文就是幕后那个合伙人,任何一人听到五百万灵籽的时候决然不会这么好说话。

    刚刚的愤怒似乎都是装出来的,只要五百万灵籽拿到手,他就能百分百的肯定李文是哪个合伙人。

    他也插手进了这场蛊祸的战争中,当即强调道:

    “五百万的灵籽一个也不能少,孔森需要庙宇,这是个大工程,也是我成为二管事最重要的业绩,李叔,我知道这很疼,我可以保证这笔钱是借的,终生有效。”

    李文瞧着陈枫,这份老辣完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眼中又带着一丝欣慰

    想到五百万灵籽,精气神似乎抽走了,踉踉跄跄站起来,走动门口突然转过身,问道:“借的?”

    “可以立字据。”

    李文摇了摇头,字据还有用吗,即便陈枫想抵赖他也没半点反手:“什么时候要。”

    “现在!”

    “这么急?”李文脸色一变:“这可是大钱。”

    “我知道,所以不能拖,从这里出去以后,我便要开始修建庙宇,李叔,你现在可以筹钱了,我就在这里等着。”

    李文明显感觉自己的双腿在打颤,他没回头,也没敢回头。

    陈枫的心也在打颤,闯入李家只是他筹集资金的一个想法,李文被孔森压迫的厉害,他赌对方一定想挣脱,只是让陈枫没想到李文是这样一个憨厚的老者,正如他说的,如果你是狼那周围便是羊。

    这是一种自卑,更是一种无奈。

    他在修为不过是练气八层,而李文是筑基修士,两者实力犹如鸿沟,可现在陈枫大张嘴巴。修为不过是实力的一部分,真正衡量一个人的实力的要方方面面考虑进去,眼界有时候往往比修为更重要。

    真真正正让他拿下这笔生意的,是看透了对方是那个神秘的委托人。

    五百万很多,可和孔森麾下的蛊场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他在投资。

    甭管是愤怒,还是不舍,那不过是演戏而已,尽管李文很入戏,最后还是将五百万灵籽交了出来。

    此刻他看到了李文那朴实外表下的獠牙。

    桌子上,整整五十个灵籽袋的时候,每一个灵籽袋中十万灵籽。

    陈枫平静的一个个收入自己口袋,仿佛拿着的就是一个不代扣而已。

    从李府出来的时候,陈枫感觉自己虚脱了,猛力吸了几口凉气快步向着流云坊走去。

    这是一场赌博,更是对自己眼界的考验。

    生灵在向问好,尹虎和胖子刘在请示,这些陈枫都听不到。

    冲到自己房间,猛的将门关起来。

    昏暗空间,没有外人,陈枫呆呆坐在床上,一个一个将灵籽袋掏出来,整整齐齐五十个摆成一排,一个一个过目。

    此刻,他才敢检阅每一个灵籽袋内数目的真伪。

    五十个过后,陈枫只觉得浑身的气力没了,整个人躺在床上,用被子猛的捂住脑袋。

    “呵…哈哈….呵呵呵….哈….呵呵…”

    是笑更是傻了,他终于找到了合伙人,更理清了这座坊市背后的层层关系。

    孔森,裘八,金阁老,李文,一个个人名在脑海中划过,最后全部归结于一点上。

    他想透了,也明白了,更知道自己有能力把云阳坊市掌控在手上。

    他会从一个籍籍无名之辈上升到一座坊市的主人,在这浩瀚无垠的修行世界中,能够有一份自己的产业。

    所有人站在流云坊大门口,听着那怪里怪气的笑声,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没一个人敢靠近,就连允儿也只能站在门口,如此这般过了好久好久,门终于开了,陈枫走了出来。

    允儿,胖子刘,尹虎抬头看去,是自己老板,可却感觉有点陌生,样子没变,气质却完全不一样了,可到底什么气质,却又说不出来。

    脑子里就一个印象,似和孔森有点像,可又没那么阴森,像是一位实实在在的掌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