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明廷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战略落差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战略落差

    这个建虏人面带和善的笑容,但周正还是将他眼底的冷笑看的一清二楚。

    周正瞥了眼身边声色俱厉,目光冷漠的黄维怀,又抬头看向不远处已面无表情的袁崇焕。

    再看了眼厅里的其他人,这些人表情各异,仿佛察觉不出这个建虏人话里的大逆不道!

    周正心里有怒气,冷色的转向这个建虏人,沉声道:“众所周知,辽东乃是我大明国土,你的祖上乃是我大明之臣,但他们不尊王道,不知忠义,公然叛逆,乃至于建立伪国,实属十恶不赦的大罪!你今天怎敢大言不惭,说什么兄弟之盟!你们不过是叛逆之徒,被毛戴角的野畜,嗜血嗜杀的屠夫,我天兵迟早伐灭,你等何以猖狂,公然叫吠!”

    周正一席话,满堂皆惊!

    这话自然是对的,但建虏已经占领沈阳多年,建国多年,朝廷屡败,默认建虏建国已是事实,大明上下仿佛早已忘记了这件事!

    黄维怀脸角狠狠抽搐,眼神森寒。

    他不管周正说的对错与否,他这话一出口,他们还能去建虏吗?去了还能回来吗?袁崇焕筹谋的事情,还能成功吗!

    该死!

    黄维怀心头大怒,后悔没有将周正直接留在山海关!

    袁崇焕神情不动,目光淡淡的看着周正,对于他的话,仿佛没有听到,亦或者,打动不了他。

    厅里则响起了阵阵嗡嗡声,之前还意动的人脸色微变,纷纷缩回头,后怕不已。

    若是他们真的支持什么‘兄弟之盟’,传回朝廷,那些激烈的言官会用奏本堆死他们!

    那个建虏人更是神色大变,他身边那个随从突然跳起直接拔刀,怒声道:“南蛮子,你再说一遍!”说着,就要扑向周正。

    当~

    这个随从刚要动,突然间一把刀横亘过来,挡在他喉咙之前。

    这个随从双眼通红,满脸狰狞,转头看去,只见是最前面的那个毛胡脸,他已经站到他们不远处,手里举着锋利的刀。

    之前说话的建虏人目光冷冷的盯着周正,伸手按住出刀的随从,转向毛胡脸,道:“满桂大人,你想要与我大金再次开战吗?”

    毛胡脸,也就是满桂,他手里的刀向着他们推近几分,嗤笑道:“要战就战,我满桂怕过谁!”

    建虏人看着满桂的神色,以及不远处蠢蠢欲动的明兵,神色一片阴沉,抬头看向袁崇焕,昂然道:“袁大人,我们本是抱着诚意而来,莫非你们明人就是这么好战,非要与我大金不死不休吗?你要知道,我大金无往不利,若是倾力南下再来,你们都将是刀下之魂,绝无幸免!”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阵声音,这是怒意。

    袁崇焕面无表情瞥了眼周正,看着这个建虏人道:“周御史说的没错,我希望贵使能够慎言。”

    周正的话,是大义,大明任何人都不能反驳,否则会被口水淹死!

    这个建虏人神色更寒,看着袁崇焕,沉声道:“袁大人,你应该知道,你这些话,我汗不会高兴,你们明国将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大金的大军不日将南下,攻克你们山海关,屠戮你们这些无礼的南蛮子!”

    “你说什么!”

    砰砰砰

    有几个人拍着桌子站起来,甲胄震动,怒目而视。

    满桂更是将刀锋放到了他脖子上,目光杀机如实质。

    袁崇焕看着这个建虏人,神色第一次变了,严正而无惧,道:“你回去告诉黄台吉,他要来,必败!”

    建虏人没有想到,周正的一句居然让明人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了!

    他看着袁崇焕坚毅的脸角,心里怒气腾腾,一脸怒容,知道多说无益,转向周正,满是杀意的道:“我知道你,你要出使我大金,我希望你敢来!”

    说完,他直接推开满桂的刀,大步向厅外走去。

    他那个随从也冲着周正冷笑一声,锵的将刀收回,跟着离开。

    两个建虏人很快就走了,大厅里剩下的就都是‘自己’人了。

    黄维怀看着两个建虏走了,以及他们留下的威胁的话语,一脸铁青的看着周正,猛然喝道:“来人!”

    他话音落下,出来五个侍卫,走向周正。

    这是兵部派给黄维怀的,作为护卫。

    黄维怀真的怒了,周正刚才那一番话,彻底坏了他的计划。他现在甚至都不能判断,他是否还能去沈阳,去了还能不能回来!

    至于袁崇焕的计划,更是已经不可能了!

    随着黄维怀的一句话,大厅里更加安静,没人说话。

    黄维怀是出使建虏的正使,周正是副使,这属于‘钦使’内讧!

    袁崇焕坐在椅子上,眉头拧起,眼神有一抹冷意的看着周正。

    他承认周正的话是没错,但却不懂的场合,更不懂大局,这样的人,于国于家只有坏处,没有益处!

    袁崇焕冷眼看着不说话,他的人自然不会开口,坐看周正被抓起来。

    周正神色不变,早有所料,道:“抓我?不知黄大人为什么抓我?”

    黄维怀脸色铁青,道:“我是正使,我没说话,岂容你胡言乱语,就凭刚才的一番话,我就能抓你回去,下狱论罪!”

    周正道:“下官的话错在哪里?建虏人说要与我大明结兄弟之盟,黄大人没有只言片语,默认此事,此乃叛国,卖国之举,要说抓人,也应该是抓黄大人你吧?”

    “国之重事,岂是你可以胡说八道的!是与非,对与错,朝廷自有公论,由不得你满口胡言!来给我抓起来,关入房间,明日送回京城!”黄维怀不想与周正辩论,直接向五个侍卫下令。

    周正一抬手,阻止了那上前的五个侍卫,看向袁崇焕道:“袁大人,建虏北面是冰寒之地,东面是海,西面是草原大漠,辽东本就地贫人少,他们除了南下,别无活路,与我大明只能二存一。靠人不如靠己,大人切莫听信建虏之言,轻敌以遭不测。辽东,东江镇,朝鲜,蒙古是一盘棋,大人主政辽东,还需立足高远,切莫被建虏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袁崇焕与黄台吉的默契造成的后果有很多,最重要的就是东江镇差点被黄台吉覆灭,但也不复往日能挟制沈阳的能力,这使得黄台吉敢绕过山海关,深入明朝腹地,肆无忌惮的酣战近一年之久!

    从这上面来说,建虏的战略很清晰,先打垮了蒙古,而后除去东江镇,逼服朝鲜,而后就可无后顾之忧的全力攻明!

    袁崇焕被一个比他儿子还小的年轻人当众‘教育’,脸色岂能好看,直接道:“本官也觉得你不适合去沈阳。”

    黄维怀听着,再次沉声道:“带走!”

    官笙说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