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明廷 > 第一百四十章 荒谬之言

第一百四十章 荒谬之言

    周正没有与建虏对战的经验,不清楚根底,瞥着四周的人,暗暗打算找个机会找这里的人问问。

    周正继续在宁远城走着,观察着,相对于山海关,这里的器械,粮草肉眼可见的充足,振奋的情绪更浓。

    宁远城确实不大,周正逛了一圈就能看到大概的全貌,这就是一座小城,是在一个堡的基础上匆匆建立,并不是专门攻战城池,四周也无险要之地,算不上要塞城池。

    周正下了城墙,准备去袁崇焕给他们安排的临时驻地。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乱叫。

    周正抬头看去,只见两个穿着似兽皮非兽皮,似棉衣又非棉衣的男子,叽里咕噜,浑身上下透着嚣张,大步向着巡抚衙门走去。

    周正眉头一挑,道:“他们是什么人?”

    陪着周正的士兵一路上很沉默,他看了眼,道:“是建虏人。”

    周正心里隐约猜到,还是微惊,旋即也若有会意。

    虽然明朝这次吊唁是以袁崇焕派去的名义,但事先肯定有所接触,只是,这么明目张胆,就不怕引来非议吗?

    周正看着这两人进入袁崇焕的巡抚衙门,心里转念,神色如常的向着他的驻地走去。

    黄维怀不在,周正收拾一番,躺着在小床上,闭目养神,推敲着一路见闻。

    山海关,宁远的情况都不容乐观,城池破旧,思战之心不足,袁崇焕的这次胜利,很可能是一往无前的建虏的一次大意,加上朝廷的畏战情绪,宁远被守住,算得上是某种侥幸。

    但即便守住宁远,明朝在辽东也已日渐成守势,孙承宗还能筹谋反攻,到了现在,只剩下一点点防守之心了。

    防守并不能阻止建虏的不断坐大,蒙古已不能有效挟制建虏,东江镇也相当脆弱。

    长此以往,大明还有何胜算?

    “必须要想办法遏制建虏的膨胀速度……”

    闭着眼的周正,轻声自语。

    大明在不断的衰弱,建虏却不断在战争中获取资源,不断的飞速壮大,此消彼长之下,对大明实在太危险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将周正惊醒。

    周正一不小心睡着,他睁开眼,揉了揉脸,看着窗外天色渐黑,坐了起来。

    小吏在门外道:“周御史,袁大人准备好了酒席,请大人赴宴。”

    周正心神骤然警惕,袁崇焕没有私下找他谈,公然宴请,是真的不怕周正在建虏破坏他的计划,还是真的打算将周正留在宁远,去不了沈阳?

    周正嗯了声,冷静片刻,洗了把脸,整理好衣冠,打开门出去。

    小吏连忙陪着,道:“周御史,其他几位大人都到了,袁大人也在等你了。”

    周正来到巡抚衙门正厅,就看到一路来的除黄维怀外的人已经在了,还有不少人,周正并不认识,应该是辽东将领,他们对于周正的到来视若无睹,自顾的坐着,等着,偶有交谈。

    周正被安排在他的位置坐下,而后不动声色的观察在座的人。

    左排的第一个,是一个粗壮的大汉,毛胡脸,即便坐着也感觉粗壮高大,在明人中少有。

    他下面的则是一些穿着甲胄的人,面容都有些干燥,但目光炯炯,显得颇有精神,不同于京城内的那些文官大人们的拘谨,内敛。

    这些人对于周正置若罔闻,对于他的观察自然也不在意,自顾的坐着,等着。

    没多久,袁崇焕从侧门出来,笑着与身边的人说着什么。

    伴随着他的,是那两个建虏人,还有就是黄维怀。

    可以看得出,几个人的笑容很真,没有什么虚假,在客套声中,各自就位。

    厅里的众人自然要见礼,周正也站起来,观察着建虏人,黄维怀,袁崇焕的表情,推断着他们到底聊了什么。

    袁崇焕穿的是一身常服,更显得儒雅,但神态有种京城内那些大人们没有的坚毅之色。

    “都坐吧,无需客气。”袁崇焕坐在首位,俯瞰下面众人,微笑着说道。

    他一笑,厅里的气氛就好很多,众人抬手,坐下都是有说有笑。

    周正看着,对于袁崇焕在宁远,甚至辽东的声望有了一个认识。

    袁崇焕目光就没有看到周正,坐下后,各种酒菜就开始上,袁崇焕看过众人,道:“今天一是为钦使接风洗尘,二来也是犒劳诸位这段时间的辛苦。”

    宁远诸将自然是纷纷感谢,黄维怀也客套的说着‘不敢有劳袁巡抚’之类的话。

    酒菜上来,袁崇焕举着酒杯,道:“诸位,请放开吃喝,今天无所禁忌。”

    众人自然要举着酒杯,纷纷是‘谢大人’之类的话。

    三杯之后,热闹气氛愈浓,推杯换盏,笑语不绝。

    这个时候,两个建虏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站起来,手里拿着酒杯向袁崇焕道:“袁大人,我国大汗命我代他转达他对袁大人的敬意。我汗说,袁大人雄才大略,有经天纬地之才,实是人中之杰,他十分钦佩。他愿表诚意,息兵止戈,我大金与你们明国结成兄弟之盟,永罢战事,互通有无……”

    周正听着直皱眉,什么叫做兄弟之盟?什么叫做互通有无?

    但令他惊讶的事,厅里没有人异议,甚至还有不少人点头。

    黄维怀神色沉吟,在思索。袁崇焕则微微抬头,面上笑容不减,但对于这个建虏的人没有回答。

    那建虏人说完,举着酒杯向袁崇焕,沉声道:“还请袁大人向你们朝廷,你们的皇帝转达我们的诚意,我大金愿与明国结成兄弟,划定疆土,互不侵犯,两国再无战事,百姓再不受兵祸之灾……”

    周正已经听到一些人的议论声,还有一些人面带惊喜,忍不住的就想要向袁崇焕进言。

    黄维怀沉吟的神色结束,表情有放松之色。

    袁崇焕则是笑容不减,举着酒杯,隔空欲与这个建虏人对碰。

    周正不清楚黄维怀与袁崇焕的心底盘算,但有些事情,他必须站出来说清楚。

    “慢着!”

    在袁崇焕与这个建虏人要碰杯的时候,周正忽然站起,朗声说道。

    袁崇焕看着周正,眉头一皱。

    其他人神色微异,很多人不认识周正,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站起来。

    黄维怀腾的而起,站在周正身侧,向着周正冷声道:“周征云,当着袁巡抚的面,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能将你抓起来,送入京城治罪!”

    “无妨,”

    黄维怀话音一落,不等其他人说话,那个建虏人以一口流利的汉语,转向黄维怀与周正,一脸笑容的道:“我很想听听这位大人想说什么。”

    黄维怀瞥了他一眼,眉头皱起,神色警惕,看向袁崇焕。

    袁崇焕放下酒杯,神色平静,给了周正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个建虏人看着,面上带笑,心里却是冷笑,暗道:‘斗吧斗吧,大汗说的没错,只要你们明人不断内斗,我大金就有更多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