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兄台果然是聪明人

第二百一十五章 兄台果然是聪明人

    虽然打定主意,不会和卓沐风同生共死,但胡莱还是免不了好奇,不知道卓沐风口中的办法是什么,心中未尝没有一些小期待。

    直到当天晚上,卓沐风带着他,直接冲向了一处相对而言围堵人数较少的出入口。

    咻!

    密匙光芒亮起,照亮了卓沐风的身体,在黑夜中无所遁形。

    “这家伙身上有密匙。”

    “杀啊。”

    “交出密匙,饶你不死。”

    四面八方,立刻响起了喊杀声,一道道盘坐于地的人影飞纵而起,恍如闻到血腥的鲨鱼扑向卓沐风和胡莱。

    “走!”

    卓沐风掉头就跑。

    根本不用他提醒,吓傻了的胡莱早已先一步转换方位,双腿简直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外狂奔,心中则破口大骂。

    他还当卓沐风有什么好办法,搞了半天是强闯,太坑了!

    身后汇聚的内力猛袭而至,卷起地上的沙土,隔了数丈,已经让卓沐风和胡莱感觉到了浓重的危险,就像大钢板砸来,压得人难以呼吸。

    胡莱落后了半步,脸色已经因呼吸困难而苍白,卓沐风回过头,见他眼神绝望地望着自己,手一伸,抓起胡莱的衣袖,用力将他甩到了大前方。

    压力一松,胡莱大叫着往前跑。

    但卓沐风却因为救人的动作,落后了半拍,强劲的巨力汹涌扑至,他慌忙运起龙游步,横移三丈。

    咣的一声。

    原地炸开一片数米高的土灰,卓沐风受到内力的冲击,身不由己地再度横移了五丈之多,强忍咽喉处的腥甜,往外奔逃。

    幸亏追近的人不多,且方向不统一,内力没往一处使,否则光是这一击就够卓沐风受的。

    他本意根本不是强闯,所以未冲入最危险的包围圈,加上逃跑及时,又利用后方炸起的土灰掩护,沿着早就计划好的奇险路线奔逃,终于在不久后甩掉了追击者。

    脸色苍白地来到一处凹陷的小小山洞外,卓沐风扶着腰板气喘吁吁,几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大,你没事吧?”

    这里是约见的地点,胡莱从山洞旁走了出来,看见卓沐风,面色竟有些复杂。

    一方面,他恼恨于对方隐瞒了强闯的打算,害自己身陷重围,差点丢掉小命。

    但另一方面,刚才卓沐风不惜自身安危,将他带出危险的举动,又令胡莱心中感激。凭心而论,对方完全没必要那么做。

    若说是演戏,可按当时的情形,卓沐风只要晚上片刻,绝对会被包围,届时必定有死无生。

    原本胡莱想就此离开,可不知怎么的,还是鬼使神差地回到了这里,他告诉自己,就是想看看这家伙死没死。

    “愣着干什么,给我留在山洞外护法,等会儿若有人来,记得提醒我。”

    吩咐一句,卓沐风自顾自进了山洞。

    胡莱张张嘴,心说好大的脾气。

    以卓沐风此刻的伤势,他若说没想法是假的,但想起自己发的誓言,还有之前的画面,终究哼了一声,乖乖留在了洞外把守。

    洞内的卓沐风笑了笑,闭目开始运功疗伤。

    他的伤并不重,假装很重,其实就是想试试胡莱的反应,若是对方不知好歹,那么他只能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也绝不会再心慈手软。

    深夜的山岭终于恢复了平静,偶有野兽的叫唤声响起,云雾渐渐遮笼了孤月。

    “你是谁,站住!”

    洞外忽然响起胡莱的示警声。

    卓沐风微微一笑,所料不错的话,他等的人应该来了,起身走出洞外,胡莱连忙退到他身旁。

    在二人三丈外的一块巨石上,站着一位身穿劲装的魁梧壮汉,由于背对月光,整个人有大半隐藏在黑暗中。

    他的目光落在卓沐风身上,顿时拱手笑道:“兄台有礼了。”

    卓沐风做出万分戒备的样子:“阁下是何人,有事吗?”

    壮汉道:“兄台别紧张,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萧十郎,人称酒中浪子。”

    卓沐风:“萧十一郎是你什么人?”

    萧十郎惊道:“他是我未曾谋面的弟弟,可惜八岁时便失散了。阁下是如何得知萧十一郎的,莫非你们见过?”

    卓沐风摇摇头:“我也是听一位名叫古龙的大师说起过,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对了,你究竟有何事,若想偷我的密匙,那便手底下见真章!”

    萧十郎差点笑出来。

    这家伙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吧?

    不过也正常,如果不是脑子缺根筋,也不会傻到一个人去强闯天府,被人围攻了,不想着逃命,居然还去救跟班。

    又比如现在,连他的根底都没摸清,居然直接不打自招,暴露了拥有密匙的秘密,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着实不容易。

    不过越是如此,他才越放心。

    萧十郎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尽量和善的语气道:“兄台放松一些,萧某绝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朋友。”

    卓沐风冷笑:“朋友或敌人,可不会写在脸上。”

    萧十郎从怀中一伸,摊开手,一枚漆黑色的天府密匙出现在他掌心,在月光下闪烁着神秘的古朴光泽。

    正暗怪卓沐风粗心大意的胡莱,此刻被吸引了注意力,目光大亮,呼吸急促,忽听卓沐风脚踩枯枝的声音,这才清醒过来,连忙装出平静的样子。

    其实心中已翻起了惊涛骇浪。

    莫名其妙地,他忽然记起昨天卓沐风说过,要带他一起进天府。

    而且就在不久前,卓沐风要他注意会有人来,结果真有人来了,这个人也有天府密匙。

    这一切是巧合吗?

    理智告诉胡莱,应该是的,可他就是忍不住往另一个几乎不可能的方向去想,忍不住血液加速流动。

    卓沐风看着萧十郎惊呼:“你也是密匙持有者!”

    萧十郎吓了一跳,忙说小声点,这才继续道:“所以我才说,我们是朋友,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想进入天府,取得机缘。

    相信兄台对如今的情势应该很清楚,单靠个人,除非是绝世高手或者拥有过硬的背景,否则不可能突出重围。

    像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可怜人,唯一的办法便是联合起来,共同进退,如此方能博得一线希望。”

    卓沐风露出了然之色:“我懂了,你是来找我结盟的?”

    萧十郎:“不错,在遇见兄台之前,我已经找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答应联手的朋友。若是兄台愿意加入,便随我来,若是不愿意,就当我没来过。”

    卓沐风一副踟蹰犹豫的样子,好像生怕被陷害似的。

    萧十郎暗骂,你这蠢货连底牌都泄露了,现在倒是谨慎起来,淡淡道:“既然兄台不愿意,那么恕萧某打扰了,也祝兄台接下来一切顺利,告辞。”

    说罢,毫不拖泥带水,转头就走。

    “萧兄且慢!如果事情是真的,在下当然愿意加入。”

    走了没几步,如他所料,身后终于传来卓沐风的声音。

    萧十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又瞬间消失,转过身笑道:“兄台果然是聪明人,事不宜迟,你们随我来。”

    脚尖一点,当先朝着远处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