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历史小说 > 回到大明当崇祯 > 第一九六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

第一九六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

    崇祯一声大喝,群臣立马三缄其口,不敢再发一言。

    显然,崇祯今日斩杀李道政和驱逐叩阙逼宫的霸道震慑住了群臣,崇祯的威严首次在朝臣心中建立起来了。

    当然,一味强势总是令人反感的,尤其是朝堂上最大的反对派东林党已经被驱逐的情况下,剩下的不是阉党就是中立派,或多或少,朱由检总是要给他们留几分颜面的。

    于是朱由检面色渐渐和缓下来,目光看向站在前面的内阁首辅黄立极,淡淡问道:“黄首辅,你认为谁比较合适?”

    黄立极作为阉党首脑,自然要照顾自己的同党,他拱手拜道:“臣以为刑部尚书苏茂相刚直可靠,素有人望,可堪重任。”

    其实他选择推荐苏茂相,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原因便是苏茂相年纪比他还大,即使苏茂相入阁并兼任吏部尚书,也无法对他形成威胁。

    朱由检闻言点了点头,看向群臣,道:“诸位卿家,是否还有不同意见?”

    孙承宗虽然向来对朝政不发表意见,且他跟东林同党理念不合渐行渐远,但他怎么说也是上了《东林点将录》的东林元老,打心底里还是不想朝政全被阉党把持的。

    他出班奏道:“回皇上,礼部尚书来宗道为先帝经筵讲官,敷陈恳切,深得先帝重用。先帝驾崩时,来宗道更是坚守礼法原则,护持皇上登基为帝,臣以为来宗道可堪重用。”

    来宗道虽然是中立派,但他向来自诩为清流,在阉党和东林党之间,无疑是更倾向于东林党的,故孙承宗推荐来宗道入阁也就不奇怪了。

    而且来宗道作为礼部尚书,天启驾崩时他亦是和黄立极等重臣一齐顾命辅佐崇祯的大臣,拥立崇祯有功,这一点即使是崇祯也不能不承情的。

    但朝堂上阉党是大势,崇祯好不容易才把东林党几乎全部驱逐出朝堂,东林魁首钱谦益亦被罢官去职,他们肯定不能容忍内阁中又加塞一个亲近东林党的大臣。

    “陛下,臣反对!来大人虽然有教导先帝之功,但他喜好游玩,担任事务较为清闲的礼部尚书自然无碍,可吏部天官何等重要,非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之大臣不可担任!”

    “陛下,臣亦反对!过完春节,春闱大考就将来临,来大人身为礼部尚书,是春闱大考的首要负责人,值此关键之时,礼部尚书决不可临阵换帅。”

    阉党群起反对来宗道入阁,不过来宗道作为中立派的代表人物,自然也有一批支持者,于是朝臣们再次恢复之前犹如菜市场般的吵闹情形,两派人马争论不休。

    朱由检冷眼旁观,待群臣争执有些疲累之际,以不容拒绝的坚定语气道:“朕以为无论是刑部尚书还是礼部尚书都身兼重任,不可轻动,故朕意已决,由礼部右侍郎温体仁顶替钱谦益,担任东阁大学士,并入主吏部,兼任吏部尚书一职!”

    群臣皆大吃一惊,这个结果无疑大大地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之前他们都认为温体仁在十位候选人中,只能算是陪跑的角色,未曾想温体仁大爆冷门,成为一匹超级黑马。

    但此时再来回想温体仁之前对崇祯大拍马屁的表现,倒也有些理解为何出现这种结果了。

    须知道,今天便是崇祯元年了,虽然崇祯即位后并未对朝堂大动干戈,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等一干阉党仍然得到重用。

    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崇祯登基已近半年,当然更喜欢重用自己提拔的大臣。

    想明白道理的大臣们脸色无一不露出“错亿”的神色,他们深深地后悔,为什么当初满朝文武无人站出来表态支持皇帝时,自己为什么不第一个站出来呢,也许内阁辅臣和吏部尚书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

    尤其是来宗道,分外难以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温体仁前一刻还是他的礼部属下,听从他的发号施令,可如今却被崇祯乾纲独断,骤然提拔为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一下就凌驾于自己头上了。

    黄立极眉头皱了皱,温体仁入阁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而且观温体仁之前大拍崇祯马屁的行为来看,温体仁绝不是个好相与的。

    而今崇祯越级提拔,一下就把温体仁放到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的位置上,恐怕还存着取代自己的心思。

    想到这里,黄立极微妙地看着高居于龙椅之上的皇帝,张了张嘴,想要反对崇祯的乾纲独断,可一想到崇祯罢黜叩阙百官留下的巨大后患,黄立极还是聪明地把到了嘴边的反对之辞吞了回去,改口说道:“陛下英明,温体仁的确是个合适人选。”

    李国普、郭允厚等人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虽然对温体仁不太了解,对其人品也颇有疑虑,但他们并不想看到皇帝和首辅争论起来,毕竟阉党已经牢牢占据了内阁的全面优势,如果新入阁的大臣仍为阉党中人的话,很难说不会引起皇帝的猜忌。

    须知历史早已经证明,一家独大对朝廷来说未必是件好事,过犹不及啊!

    温体仁听到皇帝钦点他为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一时间竟也呆立当场,被巨大的惊喜给震晕了。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温体仁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七情上面,无比虔诚的道:“微臣,叩谢皇恩!”

    朱由检抬抬手,温和的道:“起吧,无论是入阁还是入主吏部,对你而言并不仅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份沉重的责任。在当前朝廷空缺一百多位官员的情况下,你入主吏部,身上的担子更是不轻啊!”

    温体仁伏首拜道:“陛下青眼相待简拔微臣,微臣必兢兢业业、晨兴夜寐,如此方不负陛下厚望。”

    朱由检点了点头,他之所以越级提拔温体仁,也是对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等阁臣的一派暮气不满了。

    黄立极等人位极人臣,干事情的动力几近于无,犹如老牛犁地一般,抽他一下方才动弹一下,让朱由检感到心累。

    此时提拔温体仁,朱由检自然存着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心思,那些跟不上他脚步的大臣,应该可以淘汰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