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法师乔安 > 第115章:水手之歌

第115章:水手之歌

    坐庄的荷官,突然终止发牌。

    她打了个响指,唤来一名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的女侍,指着乔安,面露微笑。

    “给这位先生送个果盘,算我请客。”

    “好的,女士。”

    女侍者很快捧来一盘切好的蜜瓜,摆在乔安桌前。

    迪克拿起一片蜜瓜咬了一口,连声赞叹好甜,凑到乔安耳畔压低嗓音笑道:

    “那位荷官大姐是不是看上你了?”

    “其实她长得还不错,可惜年纪大了点。”

    乔安没理他的调侃,故意叫牌自爆,输掉这一局,向荷官歉然一笑,随即站起身来,淡淡地说:“不玩了。”

    荷官说了两句挽留的客套话,眼神却表明,她其实是暗自松了口气。

    “手气正好着呢,干嘛不继续玩?”迪克满脸诧异。

    乔安摇摇头,拿起桌上的筹码塞到他手中,低声说:“走吧,出去说。”

    迪克依旧不明所以然,托马斯和罗杰却都意识到,庄家已经识破乔安在算牌,赠送果盘其实是在暗示他适可而止。

    如果乔安不听警告,还不收手,接下来可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四人离开牌桌,把筹码换成现金,除去赌场“抽水”,四人平分下来只赚了不到一百金杜加。

    “咱们不该走的,乘着手气好,本来还能多赢一些。”迪克惋惜地说。

    “做人别太贪心,本来你都快输光了,多亏乔安帮你赢回本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罗杰没好气的数落兄长。

    “乔安见好就收是对的,继续玩下去,咱们迟早都得输得精光。”

    “虽然赢的不多,好歹是个彩头!”

    托马斯别有深意地笑了笑。

    “如果咱们刚才不是及时收手,输光筹码还在其次,保不准就要被赌场的打手套上麻袋,丢进海里喂鲨鱼。”

    “啊?有这么夸张?”迪克吓出一头冷汗,“咱们又没出千作弊,赌场为何要针对咱们?”

    “哈哈!这说起来就复杂了……”

    托马斯靠在桥楼四楼的围栏旁,向迪克解释刚才自己和乔安在赌桌上,运用算牌技巧和互打暗号配合赢钱的细节。

    思想单纯的迪克,听得直发愣,怎么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玩儿牌技巧!

    聪明人真可怕!

    乔安双手撑着围栏,眺望夜幕下泛起粼粼月光的大海。

    湿润凉爽的海风迎面吹来,风中夹杂着半醉水手们粗犷豪迈的歌声。

    ……

    在莱顿港

    有一群水手放声歌唱

    那些萦绕不散的梦想

    飘荡在宽广的莱顿港

    在莱顿港

    有一群水手沉睡正酣

    好像一条条幡旗

    延伸到黯淡的海岸上

    在莱顿港

    有一群水手悄然逝去

    带着满腹啤酒和悲剧

    消失在晨光破晓之际

    在莱顿港

    还有一群水手即将降生

    在单调的大洋上

    在无边的热浪里

    有一群水手大快朵颐

    在那雪白的桌布上

    陈列着新鲜的海鱼

    水手们露出牙齿

    咬碎命运

    啃噬满月

    磨烂帆索

    当他们最爱的薯条里

    也混入了鳕鱼的香气

    他们舞动粗大的手掌

    仿佛在索取更多一些

    随后水手们放声大笑

    在如雷的吵闹中起身

    拉上裤子门襟

    打着饱嗝离去

    在莱顿港

    有一群水手热情起舞

    肚皮擦着肚皮

    与女人们调情

    他们旋转舞动

    如同喷薄烈焰的太阳

    走了调的小提琴

    奏响刺耳的旋律

    他们极力扭着脖子

    以便听清彼此嬉笑

    直到突然之间

    小提琴音骤停

    他们摆出郑重的姿态

    他们露出骄傲的眼神

    带着跳舞的女人离去

    欢愉直到天明

    在莱顿港

    有一群水手开怀畅饮

    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

    空了杯盏又再次斟满

    他们为健康干杯

    也为妓女们干杯

    喝足酒的水手们

    把鼻子朝向夜空

    把鼻涕甩向群星

    朝不忠的女人撒尿

    如同曾为她们洒泪

    ……

    历经一昼夜风平浪静的航行,七月二日黄昏时分,“新世界”号邮轮顺利抵达“野猪岛”码头。

    邮轮缓缓航入泊位。

    在此期间,包括乔安一行在内,船上的乘客大多迫不及待登上甲板,凭栏遥望夕阳下那座沙滩环绕、丛林葱郁的度假岛屿。

    从港口这边望过去,“野猪岛”不仅拥有令人百看不厌的自然风光,气氛也显得宁静和谐,无愧为亚尔夫海姆地区首屈一指的度假胜地。

    乔安很难想象,宁谧的树林里,栖息着数以万计凶猛的野猪,以至于对海峡对岸的农田和牧场构成极大威胁。

    当他转移视线,立刻注意到码头外侧,那道由岩石筑造、三码多高的围墙。

    墙壁外表面,覆盖着锈迹斑驳的带刺铁丝网,更远处则掘开一道宽阔的壕沟,如同一条刺眼的疤痕,将码头附近的沙滩与岛屿内陆隔绝开来。

    这道围墙,使乔安对岛屿深处的危险程度不敢再有丝毫的怀疑。

    “野猪岛”每年夏天都会吸引大群游客前来观光度假,在码头周围修建围墙,挖掘壕沟,不仅要花费大量金钱,还破坏了岛上的自然风光,给游客造成负面印象。

    负责经营这处旅游胜地的“亚尔夫海姆航运公司”,董事会里可没有傻瓜,若非迫不得已,绝不会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

    由此可见,岛上不仅存在大群野猪,而且的确如同传闻中那样泛滥成灾。

    岛上的野猪,经常集群侵扰码头,对当地旅游从业者乃至前来度假的游客构成严重威胁,不得不筑起严密的防御工事,以确保人员安全。

    从这个角度出发,乔安也就不难理解,“亚尔夫海姆航运公司”为何积极赞助一年一度的狩猎节,主动为赛事提供周到的服务乃至奖牌和奖金。

    亚尔夫海姆航运公司历年来大力资助“狩猎大赛”,可不像他们自己宣传的那样纯粹是在“做善事”。

    花上一点小钱,就能忽悠数以千计的猎人来到岛上,自发狩猎野猪,大幅度削减野猪族群的规模。

    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就把本该由公司保安人员承受的安全压力,转嫁到游客身上。

    顺带还能刺激旅游业,给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户和利润,堪称完美的营销策略!

    程剑心说

    PS.“莱顿港水手之歌”,是由作者很喜欢的一首老歌,比利时歌手JacquesBrel的名曲《dansleportd'amserdam》,翻译并改写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