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法师乔安 > 第113章:“新世界”号(Ⅱ)

第113章:“新世界”号(Ⅱ)

    莱顿港与海峡对面的“野猪岛”,相距不算太远。

    邮轮于七月一日上午出发,途中航行一昼夜,预计明天下午抵达目的地。

    仅从航程来看,为了区区两天的往返旅程购买昂贵的船票,似乎划不来。

    但是,邮轮在这趟短途旅程中扮演的角色,可不仅仅是一件交通工具。

    船上提供包括丰盛的餐点,各类美酒,棋牌赌博,乃至歌舞、戏剧、魔术、马戏、音乐会等等娱乐活动,同时也是便于结识上流社会人士的大型社交场。

    即便到了岛上,邮轮在长达六天的停泊期间,仍然为游客提供上述所有服务,相当于一座停泊在码头旁的大酒店。

    游客们在林子里打猎归来,或者在沙滩上玩累了,即可返回自己的舱室睡上一觉,享用一顿顶级名厨亲手料理的海鲜大餐。

    饭后捧着一杯红酒,登上甲板,在清凉的海风中悠闲散步,欣赏碧波荡漾海天一色的美景,无疑是极致的享受。

    邮轮提供如此周到奢华的服务,收费当然也不便宜,这从船票的价格就看得出来。

    “新世界”号邮轮出售的船票,分为四个档次。

    其中最昂贵的头等舱,票价200金杜加,提供一栋豪华海景套房,可供一家四口居住。

    二等舱票价100金杜加,提供的舱室同样能够欣赏到美丽的海景,只不过空间比套房狭小,有两张铺位,适合夫妇或情侣居住。

    三等舱票价50金杜加,提供一间“内舱房”,空间与二等舱相仿,但是处于船体中部,没有窗户,也无法看到海景,略显憋闷。

    三等舱设有两具架子床,上下铺加起来可供四人同住,这是大多数家境小康的游客选择的舱位,性价比最高。

    最末等的船票,只要10个金币,就是俗称的“统舱”,位于船舱最底部,光线昏暗且空气污浊。

    统舱所有的铺位都设在下层甲板,只提供一张吊床,船开起来就不停的摇晃。

    缺乏航海经验的乘客,躺在这种床上很难入睡,更要命的是很容易导致晕船。所以统舱里终日弥漫着各种呕吐物的气味,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统舱乘客的处境形同囚徒,可以在甲板上放放风,但是不允许进入船载餐厅、剧院、赌场之类高级场所,食物也很粗陋。

    比如一份典型的统舱晚餐食谱,包括一杯水,一磅黑面包,一片发霉的咸奶酪,偶尔会有一个柠檬或者番茄作为佐餐水果。

    自诩“体面人”的游客,当然不会屈尊买统舱票。

    事实上,统舱是留给绅士夫人们的随身仆役以及猎犬的。毕竟度假期间也离不开仆人服侍,参加狩猎比赛更是需要猎犬出力,总得给他们一个安身之所。

    倘若将牲畜和下人居住的统舱排除在外,同一艘邮轮的船票差别,主要就体现在不同舱位的居住条件上。

    其他娱乐和餐饮待遇则大体相同,只有个别俱乐部和沙龙式的特殊服务,不对二等舱以下乘客开放。

    托马斯大少财大气粗,主动包揽旅行期间所有同伴的全部开销。

    考虑到法师需要安静的环境进行冥想,同时又不好对乔安和丁道尔兄弟厚此薄彼,托马斯索性订了四间头等舱,四个人一人一间,简直奢侈到惨无人道。

    此外,托马斯还给他的贴身男仆波比定了一间二等舱,顺带照顾那四条血统优良的猎犬。

    阔少爷家一条狗的待遇之高,甚至超过船上大多数乘客。

    乔安看到托马斯这挥金如土眼都不眨一下的豪奢做派,不由暗自感慨: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托马斯·查普少爷是一位久经考验的享乐主义者,笃信“人生苦短”,不懂及时行乐的人都是大傻瓜。

    在这方面,乔安就是托马斯眼中不折不扣的“傻瓜”——上了邮轮,居然还想着回舱房看书!

    丁道尔兄弟倒是完全赞同托马斯的观念,难得有机会乘坐豪华邮轮,当然要抛开日常生活中的清规戒律条条框框,尽情享受一把纸醉金迷的堕落之乐。

    无奈这兄弟俩都是乡巴佬,不懂邮轮上有什么好玩的场所,当然得向拥有多次乘坐邮轮出游经验的托马斯大少请教。

    年轻人最热衷的娱乐方式,无外乎酒、色以及赌博。

    托马斯先带领乔安和丁道尔兄弟,登上坐落在邮轮桥楼顶端的高级餐厅。

    透过窗口,可以居高临下欣赏海上日落美景,一边品尝名厨料理的晚餐。

    餐厅侍者送来厚厚一册装帧精美的酒单,向他们推荐佐餐的酒水。

    托马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自行报出一串酒名。

    乔安听他滔滔不绝地道出某种酒的产地与年份,简直怀疑他念诵施法咒文都没有这么熟练。

    托马斯挑选的酒,果然对得起价钱,入口甘冽回味无穷。

    这顿晚餐吃得很尽兴,四人或多或少有些醉意,趁着酒兴走出餐厅,托马斯建议换个地方接着喝,顺带看演出。

    乔安是四人当中唯一还保持清醒的,注意到托马斯说去看表演时露出猥琐的笑容,隐约猜到恐怕不是什么正经地方。他本不想去,又不愿扫了好友的兴致,只得硬着头皮跟随托马斯和丁道尔兄弟走进一家夜总会。

    刚进门,乔安就被七彩斑斓的魔法虹光闪花了眼,好不容易挤过人群在吧台前坐下,托马斯匆匆点了四杯啤酒,向同伴猛使眼色。

    乔安循着他暗示的方向望过去。

    吧台对面的舞台光线昏暗,隐约传来充满诱惑的声音,听得他头皮发麻。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身材性感的**女郎,正在舞台上绕着一根钢管跳舞,做出种种撩人的动作,勾引得台下观众大呼小叫。

    难怪整个酒吧间里弥漫着雄性荷尔蒙的气息!

    台上的舞女,似乎受到观众的叫好声激励,突然转身脱下短小狭窄的上衣,随即双臂交叉遮住胸部,缓缓转回身来。

    台下观众齐声惊呼,浓重的呼吸声和用力吞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舞女浓妆艳抹的脸上,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缓缓移开遮挡胸部的手臂。

    胸部顶端贴有桃心形状的胶布,将敏感部位遮挡起来,若隐若现,反而分外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