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步步崛起 > 372,唐青梧的电话

372,唐青梧的电话

    午饭过后,大家相继离开,把余下的时间留给王起和于文丽这对“新婚夫妇”,就连于文丽“热情挽留”的江珊,也以铺子上的生意忙,要去帮忙为借口笑着溜走了。

    “这些人,真是的,一个二个跑得比兔子都还要快,让等等我也不肯等。”站在马路边,看着众人纷纷坐车离开的于文丽跺脚道。

    “你们女人啊,就爱口是心非!人家真留下来,你又会怪人家没眼色,不懂事了!”王起一撇嘴,随后便露出一丝*荡之色,将嘴巴抽到于文丽的耳边,小声道,“走吧,文丽,我们这就回去‘抓抓栏杆,滚滚床单’,感受感受新家的味道。”

    于文丽一愣,俏脸随即一红,惊讶道:“你听到萧铭的话了?你不是在外面跟王俭超,周江他们抽烟得嘛?”

    “萧铭那大嘴巴说得那么大声,我想听不见也难啊!”王起摊了摊手说,并不会告诉于文丽他现在的五感是越来越灵敏,就连眼睛近200度的近视和50度的散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

    他前段时间去一家卖眼镜的地方验光,发现他的视力不仅仅是近视没了这么简单,而且提高了一大截,就连视力表上底部最小一排的“E”字母,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仅视力,听力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听力提高的好处他还没感受到,恶果却马上体会到了,那便是王俭超晚上睡觉的呼噜声,从原来的“尚可忍受”,变成了现在的“忍无可忍”,这也是促使他搬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五感的提高除了视力变好让王起有些高兴之外,其他的听觉,嗅觉,触觉和味觉虽然也跟着提升了,但却并没有给王起带来高兴,反而经常让他苦恼不已。

    听觉就不说了,就说嗅觉,人家打个屁,隔个三五米就闻不到了,他可能要站个十几米外,才可能闻不到。

    还有就是人的体味,他也会更敏感,以至于每天上下班挤公交的那一个多小时,都成了他鼻子遭殃的时候。

    他当然可以从立方体直接送气到鼻孔,就像武侠小说中类似“龟吸大0法”的内呼吸。但王起觉得,立方体内的气体,在没有完全测试其成分后,还是少呼吸微妙,尽管前面的牛耳呼吸了一个月,也没死,现在的“汉市闻人”呼吸立方体的空气也快一个月了,依然活得尚好,但这也并不能说明立方体的气体一定就是安全的。

    有些慢性病,慢性致癌物,没有几年,十几年的累积,给人体带来的伤害是一时半会儿感觉不出来的。还是以后有机会测试了立方体内空气的确切成分再来练“鬼吸大0法”吧。

    同样的,味觉,好吃的菜,会变得更好吃,更刺激;但味道不好的菜,吃起来也会更垃圾。王起现在吃的都是大众家常菜,不论集团食堂,还是外面的小馆子,食材的品质,就不要想有多好了,估计混了不少农贸市场收摊前卖不脱,便宜处理的烂货。这些烂货,以王起现在灵敏的味觉,他是很容易尝出来的。

    一旦尝出来,对他来说又是一种难受。

    王起经常想,他的五感就这么增强,异化下去,未来的某一天,他不会不会有“鹰的眼睛”,“狼的耳朵”和“狗的鼻子”?

    但愿不会!

    不然,他这个“非人”的人,生活在人的环境,彼之仙草我之毒药,他的生存环境将变得空前的“恶劣”!届时,再怎么“宜居环境”落在他的眼里,也是漏洞百出,到处都是“噪音”和“恶臭”的“污浊之地”!

    ——————

    于文丽在王起的租屋内呆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吃了晚饭才坐车回刘家港。

    王起让她干脆住这里算了,明天直接从这里坐车去江北宗鑫的汽车厂。

    于文丽有些意动,但又有点怕王起晚上又“骚扰”她。

    下午的时候,在王起寝室内这张一米五宽的宽大的床上,她坐了三次“云霄车”,“飞”了三回,完全是尽兴而又满意。如果晚上这家伙又搞自己,那明天她又得迟到了,然后被领导训。

    “还是过两天再说吧。我的洗换衣服,洗漱用品啥都没带。而且你这里去江北太远了,住你这里,明天五点半就要起来,我肯定起不来。”于文丽说。

    “好吧,那你下次再过来吧。”

    “那我就走了哈。对了,你们这里是不是住了一个女人?”我看到晾衣杠上有女人的衣服。

    “不晓得,没见过!”王起耸了耸肩,然后,他一下就么明白了于文丽的意思,当即捏了一下对方的鼻子,笑道,“放心,有女人我也不会多看一眼的!更不会有什么‘合租情缘’——哪里有美女会租这种150元一个月的破房间?”

    “呵呵,那可说不一定哦?毕竟家花没有野花香嘛……”于文丽呵呵一笑,但笑脸上警告的意味却十足。

    王起当即挺着胸脯,义正言辞的道:“天地良心!什么野花?在我的眼中全都是粪土!我就爱家花,不爱野花!”

    ——————

    将于文丽送上车后,王起走进小区,坐电梯回到自己位于12楼的租屋。

    以前在刘家港的时候,每次回到宿舍都闹热得很,大家你串我的门,我串你的门,吹牛打屁,不亦乐乎。

    现在,回到了自己房间,第一次没人来串门,打扰他的王起,一时间,倒是有些感觉不太习惯了。

    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没听到任何声音,便知道他的那两位还“无缘见面”的室友,到现在都还没回寝室。

    “到底是两口子呢?还是一个厂弟加一个厂妹?”仰躺在大床,后脑枕在双手上的王起,猜测着他邻居的身份。

    攘外必先安内!

    如果有可能,他还是希望像在刘家港一样,先把寝室内的团结给搞好。

    没事干,也没门可串,感觉无聊的他便准备读两首唐诗宋词打发打发时间。

    不料,刚在立方体的“学习室”翻开那本《唐诗三百首》准备品读时,手机便响了。

    电话是唐青梧打过来的。

    看到是唐青梧的电话,想了想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王起似有所悟,赶紧接通,笑着道:

    “青梧姐,晚上好!吃饭了嘛?”

    “吃了呢!晚上包的抄手。”

    “吃抄手呀?安逸安逸!我都好久没吃老家的抄手了!”

    “呵呵,那小七你春节回汉市的时候,我包给你吃嘛。”

    “要得要得!那敢情好,青梧姐!我好多年没在家里吃过抄手了,外面的又不好吃,全靠鸡精和味精调味。棠棠呢?”

    “在自己的房间生闷气呢。下午她在班上调皮,欺负新同学,我说了她两句,一直到现在都不理我呢。”

    “小丫头的气性倒是大。要不,青梧姐,你把电话给棠棠,让我劝劝她?”

    “行,那你就帮我劝劝吧。现在呀,你这个‘小七叔叔’说的话,可比我这个‘坏妈妈’说的话管用多了。咯咯咯……”电话中传来了唐青梧清脆的,仿佛清泉流在石上的娇笑声,只听得躺在床上的王起全身亿万毛孔一下子张开,大眼睛也笑得眯了起来。

    “呵呵,青梧姐,你是唱白脸,我是唱红脸。小孩子都这样,哪个说好话就觉得谁好。但是对小孩的教育,红脸和白脸都需要。”

    “是啊!以前就是没人来唱这个红脸,我也不想溺爱孩子,小丫头有任何的不对,我都会第一时间指出来,要求她马上认错,改正。有时候想一想,我这个当妈的还是太过严厉。但又不能不严厉。唐棠毕竟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她需要从小就比别的小朋友更努力,更上进,以后才不会走歪路,才有可能给自己争取到更幸福的未来。”唐青梧说,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无奈跟伤感。

    王起听了,便有些不是滋味,心头很有一种冲动,很想对唐青梧说,以后让我来给唐棠父爱,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但这话太过唐突,而且肯定会把唐青梧给吓着,想了想,便说:

    “姐,别太担心了,也别对棠棠太过严厉了。她毕竟现在还小,才5岁。刚过易折。这个年龄的小朋友,还是应该过得开心和率性一点。而且棠棠聪明,本性善良,以后肯定有出息,替你争气的。”

    “唉,但愿吧。对了,小七,我今天收到一个从江城那边寄过来的包裹,是你寄过来的吧?你现在找两个钱不容易,以后还要安家,买房,别太浪费了。”

    “没事儿,姐!就是羊城的一些土特产,不值两钱!”

    “……”

    王起拿着电话,跟唐青梧聊了近二十分钟,唐青梧这才敲开房门,把手机给了扑到在自己的小床上生闷气的女儿。

    他是回到江城后,跟对方通的最长的一次电话了。

    以前,尽管唐棠隔三差五的就会偷她母亲的手机偷偷的给他打电话,打完后,王起也会让小丫头把手机交给唐青梧,但每次,唐青梧跟他的通话时间都不长,对方简单的问候他两句,关心他两句后,便挂了电话。

    这次,可以说是破天荒了。

    这让王起兴奋无比,得意非凡。

    唐青梧肯跟他交流自己女儿的事,谈论对女儿的教育和未来,让他去当好人,扮红脸,逗自己的女儿开心,对于唐棠经常偷她的电话私下打给自己的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揭穿,这充分说明了对方已经完全信任了他,几乎把他看成是家庭中的一个“编外人员”了。

    “嘿嘿,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从‘编外人员’变成‘编内人员’,让我真正担负起‘父亲’的‘责任’。

    “至于父亲的‘权利’嘛,嘿嘿嘿……”躺在床上的王起嘿嘿两声,脸上立时露出了一丝*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