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步步崛起 > 371,天下无不善之筵席

371,天下无不善之筵席

    第二天是星期天,周末,所有人望穿秋水的假期。

    不过这个假期对于6-1寝室的人来说,却显得有些伤感,因为王起,他们的“七哥”要搬家了,搬到公司附近的电梯公寓,跟自己的女朋友去过“二人世界”去了。

    这让寝室内的尤渔,周江,李爽……等人十分的不舍。

    王起虽然只跟他们住了三四个月,但是对方的豪爽,大方和大气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尤渔,周江和李爽三人现在的女友,都是因为王起,他们才有可能勾搭上手,这又让三人对王起除了不舍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感激。

    倒是王起的室友王俭超,对王起的搬离没什么不舍之情。王起一走,他正好可以独享一间。

    不过,对于王起现在就要开始过舒服惬意的“二人世界”的现实,他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的。据他了解,王起应该是他们这届大学生当中第一个开始在外面租房,脱离集体宿舍的人。

    集体宿舍的大学生们,包括王俭超,人人都想早点搬家,搬到离上班近点的地方,每天多睡半个小时的懒觉,少挤一点公交车,奈何大家现在都还没有转正,还在长达半年的实习期内挣扎,囊中羞涩,想搬家也没钱,除非愿意过那种“吃糠咽菜”的节俭生活,把收入的一小半、甚至一大半拿去喂房东。

    显然,很多人都是不愿意这样干的。

    ——————

    星期天上午,众人都起了一个“大早”——其实也就早上的九十点钟——开始帮王起搬家。

    对王起来说,他的立方体就是搬家神器。他目前的那点东西,包括书桌在内,肯定装不完两个立方。他只要“挥挥手”,就可以把他那点“破烂玩意儿”全部带走。

    可惜,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望神器兴叹”,看着寝室内的几个兄弟们一起搭手,抬桌子的抬桌子,搬板凳的搬的板凳,提箱子的提箱子,一样一样的帮他将这些“箱箱柜柜”,“坛坛罐罐”抬到楼下的一辆他花了50元雇的长安小拖车上,按照当地人的一些叫法,也叫“长安拖板孩儿”。

    一辆“长安拖板孩儿”,载着王起和坐在车箱内的五个室友,一起朝公司附近的南溪书香飞奔。

    而准备要去给王起收拾,整理屋子的她的女朋友于文丽,萧铭,李小兰还有谭素梅四女,则提前一个小时拿着王起给的钥匙坐公交车去了他的租房,打算先帮王起打扫一下房间的清洁。

    大半个小时后,坐着“拖板孩儿”的六人连人带货到了“南溪书香”的门口。

    这时,于文丽四女也走了下来。

    于文丽走到王起的身边,当场有些嗔怪的说:“你咋把清洁做了?不是说我今天叫萧铭她们来帮你做嘛?”

    “呵呵,我不是给你说过,昨天带同事参观了房间后,闲着无聊,就顺手做了下嘛?”王起呵呵一笑,想着昨天下午在他的“小闺房”内跟何弦翻云0覆雨,颠鸾0倒凤的场景,心头是既心虚又惭愧。

    “我哪里知道你做得那么干净和那么彻底啊?地板擦得比我的床都还要干劲!”于文丽跺了跺脚,不满的嚷道,“本来是过来帮忙的,整得我们几个都成闲人了。”

    “不会闲不会闲!待会儿铺床啊,贴海报这些,都让你们干好吧?我就在旁边操着手干耍,总行了吧?”王起赶紧劝说。

    一旁的萧铭听说他把墙上的海报都撕了下来,顿时打趣说:“耶,七哥,就那么舍不得你墙上两位美女嗦,搬家都要带过来?”

    “新家的墙上不是很空嘛?光秃秃的,贴两张海报正好装饰一下。”王起解释道。

    几个男人负责当搬运工,把王起的行李朝楼上搬。好在现在有电梯,让抬他那个死沉死沉书桌的几个家伙轻松不少。

    几个女人则开始帮他铺床,贴海报,并把他装在箱子和编织袋里面的衣服拿出来在卧室内的木衣柜中放好。

    当然,这个工作主要是于文丽在干,不然,万一王起的衣服中抖落两件内0衣内0裤出来,那就尴尬了。

    王起的行李不多,旁边可以搭手帮忙的人手却巨多。

    半途的时候,他干妹妹江珊,王燕,和三个现在已经成了尤渔,周江和李爽女朋友的三个宗鑫的厂妹也跑了过来,要给她们的“干哥哥”收拾屋子。小小的卧室内,顿时涌进了十几个男女,完全装不下,以至于连王起在内的几个男人不得不去到外面的走廊抽烟,将一群娘子军留在他的寝室随她们折腾。

    床一铺,书桌一摆,江珊,林玉英,夏金莉和伍智敏几个小鬼凑钱去花鸟市场买的几个小盆栽朝宽大的飘窗上一放——这也是几个小鬼现在才过来的原因——再加上当初花了王起三元钱买的格蕾丝?凯莉和蓝洁瑛这两位中外女神的海报朝靠床的墙上一贴,房间内的整体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不错不错!文丽,这下安逸了哈?好温馨,好漂亮的房子哟!还有单独的厕所跟浴室,看得老娘都心动不已!在这么一个阳光充足,干净舒服的屋子跟你那位抓栏杆,滚床单,怎是一个爽字了得……咯咯咯……”坐在床沿边,环视着收拾好的屋子,萧铭不停的点头,眼中尽是羡慕的神色,当即“咯咯咯”的开起了于文丽的玩笑来!

    “萧铭——这里还有未成年人呢!”于文丽俏脸一红,飞速的看了一眼正拿着湿帕子蹲在地板上帮王起擦书桌腿的江珊,狠狠的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闺蜜。

    “噢,忘了珊珊还在哈……骚瑞骚瑞!”萧铭立刻道歉。她敢跟于文丽开任何的玩笑,但是江珊就得注意了,一个自然是江珊可怜的身世让人不忍说些过分的话,二个她也从于文丽那里知道王起对他这个清纯貌美的干妹妹宝贝得不得了,算是那家伙的一个逆鳞,能不开就不开。

    江珊蹲在地上用湿抹布擦着书桌腿,没啃声,小脸却红了。她虽然没成年,但是早就出了社会,各种成人玩笑不知道从周围的那些“流氓同事”那里听了有多少,萧铭嘴里的那句“抓栏杆,滚床单”她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难道,以后哥和文丽姐就会一起住在这里么?”蹲在地上的江珊想,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并没有让她有多高兴,反而心头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

    中午十二点,王起在新家附近的一家“憨石匠老火锅”的地方包了联排的两桌,宴请今天为了他搬家,劳苦功高的众男女,既是招待饭,又是散伙饭。

    席间,几个对王起极为不舍的室友频频举杯,一次又一次的敬酒,说着大家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

    王起注意到,性情耿直,又极为感性的周江和李爽二人,在跟他碰杯喝酒的时候,眼中甚至带上了点点的泪光。

    而于文丽寝室的几个女生,萧铭,李小兰和谭素梅三女,也难得的豪爽起来,端着酒杯,提着瓶子,走到王起的跟前跟他敬酒。

    “七哥,搬家了,不在宿舍住了,但也不要忘了我们这些姐妹哈!”

    “就是,七哥,以后大家还是要多走动!”

    “来,七哥,我敬你一杯!祝你鹏程万里,事业上步步高升!”

    “……”

    几个女人对王起的印象极好,人帅,但却没有高姿态,谦和,好说话,开得起玩笑,而且还大方,经常请她们吃饭。

    所以,对于王起的离开,几女心头是既祝福又有些不舍。

    面对兄弟们和姐妹们的热情,“面热心冷”的王起也难得的感性起来,对于敬酒,完全是来者不拒,酒满必干,然后又跟这些兄弟们和姐妹们一一拥抱,拍着对方的背,说着些“忘不了”,“你们是我王起在‘未起’之前结识的朋友,这种友谊,难能可贵,我终身铭记,以后大家是一辈子的朋友”……诸如此类的场面话。

    但也不完全是场面话,这些话,算是发自他的真心。

    对于眼前的这些人,他的心头也极为不舍,但天下无不善之筵席,分分合合,世事变幻,他前进的脚步已经启动,他就得朝前飞奔,不可能为了眼前的这些人就裹足不前,继续跟他们厮混在一起。

    从他要搬出来的那一刻起,王起心头便深深的明白,他和眼前的这些人,除了于文丽,江珊,以及跟于文丽走得近点的萧铭,其他人,除非有人跟得上他前进的脚步,恐怕从此之后,双方之间,随着彼此地位和财富差距的拉大,便会渐行渐远,终成彼此留在记忆中的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