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步步崛起 > 323,依依不舍
    王起在唐青梧的家里吃了中饭,又坐下喝了杯女主人亲自泡的茶,便起身告辞。

    唐青梧知道王起还要赶车去省城,到了省城还要回江城,今天又是在大城市读书、工作的学生和上班族,打工族们返程的高峰,也不留他,只是叮嘱他一路小心,到了江城后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

    “好的,青梧姐,我会的。你和棠棠多保重。有什么事情,或者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可以……给我打电话。”王起将目光看向唐青梧,点了点头。

    马上就要跟这两母女分别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头竟然涌起了一股浓浓的不舍,一种多年前,他第一次赶车去县城读高中,他母亲站在路边上对他千叮万嘱时的情形冷不丁的重新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而且,这种不舍很微妙,也很奇怪,仿佛这里就是他真正的家,而他现在,就是要离开自己的家人,去外面打拼,闯荡。

    这种奇怪的依恋感,他甚至在他的两个舅舅和姨妈,包括他才结识不久,差不多完全把他当亲儿子看的刘玉芬和郭大海两口子身上,都从来没有体验过。

    每次跟舅舅姨妈们分别,王起心头都只会期待下一次见面时的热闹场景,至于什么离别之情,却很少有。

    至于跟刘玉芬和郭大海,大家都在江城,打个车半个小时就到了,想见就见,完全谈不上什么离愁别绪。

    体验到“离愁别绪”的不仅是王起,还有小丫头唐棠,但小丫头的表现就没有那么含蓄了,而是简单而又直接的体现了出来。

    “小七叔叔,你要走了吗?是要去很远的那个江城吗?而且很久都不会回来,是不是?”唐棠有些呆呆的看着王起,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前不久坐在他大腿上跟他玩猜谜游戏时小脸蛋上的那种兴奋劲和高兴劲,在意识到王起即将离开,而且还要去很远的地方且很久都不回来时,一瞬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也不是很远呢,棠棠。叔叔现在走的话,晚上就到了。而且,小七叔叔也不是一去不返,等过年的时候就会回来看我们的小可爱呢。”王起蹲了下来,捏了捏小丫头粉雕玉琢的粉脸。

    这时,唐棠也不去阻止王起揪自己的脸蛋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小嘴扁扁,带着哭音的道:

    “可是,还有很久很久才会过年啊!呜呜呜……小七叔叔,你不走行不行?就在这里陪棠棠玩儿行不行?棠棠可孤单了,除了妈妈,都没人陪人家玩儿……好不容易来了个小七叔叔,但你马上又要离开人家……呜呜呜……人家好可怜呀……哇哇哇……棠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了……”

    说着说着,小丫头便开始哭了起来,而且不是假哭,泪珠儿像掉线似的,扑簌簌的朝下掉。

    看来,是真的伤心,真的舍不得他这个认识还不到24小时的叔叔了!

    王起心头的那种不舍更甚了,干脆一把将哭泣的唐棠抱进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

    “别哭了,棠棠,叔叔虽然不能马上就回来,但是,叔叔有一种办法,可以让你每天都跟叔叔说话哟?”

    “什……什么办法?是……是法术吗?”唐棠暂时止住哭声,泪痕斑斑的小脸疑惑的看着王起。

    突然,当她看到站在王起旁边的母亲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违反了和王起之间的约定,便马上用手把自己的小嘴给捂住了。小脸上的伤心和失望一下子便没有了,全都变成了担心跟害怕,害怕因为自己的不守承诺而让“神仙叔叔”的法术不灵光了。

    王起也看出了小丫头的心思,原来一直紧记着两人昨天晚上的拉钩呢。他心头被这种纯真的执念所感动,便把嘴巴凑在小姑娘的耳边,悄声道:

    “不是法术呢,棠棠。是你妈妈的……电话。”

    “电话?啊……我明白了,你要我偷妈妈的电话打给你,就像今天这样?”唐棠黑葡萄似的眸子异彩连连,闪着恍然大悟的光芒。

    “嗯!聪明!”王起顺口表扬了一句。

    “可是,妈妈不让人家玩手机呢!”小丫头眼中的异彩只持续了不到五秒,很快又熄灭了下去。

    “你可以悄悄的拿呀!比如,在你妈妈洗澡的时候,你打给叔叔,我们简单说几句,然后在你妈妈洗完澡之前,把电话提前放回去,不就行了么?”

    “也是呢……这样妈妈就不知道我用她电话了呢……”唐棠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黑漆漆的眸子中,很快又恢复了神采。

    “那这下总高兴了吧?”王起双手把着小丫头的肩膀,又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笑着问。

    “唉,不高兴还能怎么样呢?能听个声音,总比啥都听不到强吧?”唐棠叹了口气,又开始学小大人状,看得王起忍俊不禁的同时,又心头发酸,感觉这小家伙在他和她母亲面前扮可怜,经常呜呜大哭说自己真可怜的小模样尽管有点夸张,但是这么小,就没有父亲,更缺少父爱的现实,也的确是可怜无比。

    想到这里,他便抬头去看身边的唐青梧,却见倚在墙上的唐青梧正痴痴的,眼眶发红的望着蹲在地上的他和唐棠,面容竟然呈现出一种从未见过的凄美。

    就在这一瞬间,王起恍然有种错觉,那便是要出远门的他,女难离,妻难舍,一家人杵在门口一起哀伤话离别。

    ——————————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分别的时候终于到了。

    王起出门前,唐棠突然心血来潮,嚷着叫自己的妈妈骑小电瓶车载自己去送小七叔叔,她要看着小七叔叔上车。

    王起连忙说不用,让唐棠和她母亲就留在家里好了。

    通过几次接触,王起已经知道唐青梧是个不太愿意跟外面的人,包括小区的邻居过多接触的人。如果唐青梧领着小丫头送他,被小区里面的一群老头子老太婆碰见了,男的帅,女的靓,一个高大英俊年轻,一个妩媚多姿同样年轻,郎才女貌,还不知道在背后会怎么编排她们这对孤女寡母呢!

    闲言碎语,流言蜚语他倒是不在乎——他也不在这里常住;而且即使在这里常住,几个吃多了没事干的老头子,老太婆的风言风语能影响到他什么?

    但是,这些流言蜚语和闲言碎语对于带着孩子,无依无靠,且看重自己名节的女流之辈,有时候,就很致命了!

    而唐青梧,偏偏又是这样的人。从她对自己背后藏匕首,对汉市亿万富翁的追求几个月来一直不冷不热,不假辞色,便可窥见一斑。

    然而,面对他的“婉拒”和唐棠的“强求”,唐青梧稍微一想,便母女连心,毅然站在了唐棠的边上。

    唐青梧用手指勾了勾掉落在脸边的几缕青丝,莞尔一笑的道:

    “没关系的,小七。反正现在我也没啥事,就出去走走吧。对了,你是去前面的大件路坐车,还是去车站买票?”

    “可是,青梧姐……”

    唐青梧却摇了摇头,似乎明白了他的好意,缓缓的道:

    “有些事情,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自己行得正,站得直,别人即使有些许议论,又有什么呢?”

    是啊,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唐青梧一届女流,都能看得这么开,这么洒脱,他一个大男人,还瞻前顾后,患得患失,实在是有失大丈夫的风范!

    再说,自己有立方体在手,还怕别人的议论?哪个老东西敢乱嚼舌根,搬弄似非,他直接去小舅家的茅厕走一遭,回到小区,给那个老东西的家里来个“屎尿漫金山”!

    他是尊老爱幼,但对于为老不尊之人,他也不介意痛打“坏人变老”,“又老又怪”的老狗!

    “行,那就麻烦青梧姐和棠棠再跟我走一段路吧。我去前面的大件路搭车就好了。那里是出城的地方,经过那里去省城的班车,通常都会留几个座位路上好捡人!”

    “太好啦太好啦!小七叔叔,我又可以跟你多待一会儿了!人家真的好舍不得你哦!”见王起终于同意的唐棠高兴得原地跳了起来。

    “叔叔也舍不得你呢,小可爱!”王起直接把唐棠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他的手臂上,“小可爱,小七叔叔离开后,你在家里要用心读书,听妈妈的话,听老师的话,知道不?你如果听话的话,等叔叔过年回来的时候,就给你带江城的特产,好吃的,好玩的,叔叔说到做到!”

    “知道啦,大可爱!不相信人家,可以拉钩嘛!”唐棠兴奋的道。

    “行,棠棠。那咱们就再拉一次勾。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耶,走喽走喽!小七叔叔,我们快先下去,去楼下等妈妈吧。她一定是去她的房间拿包呢……”

    ——————

    PS:祝大家五一快乐:)